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1-10-02 15:28:58

娇妃心计 连载

娇妃心计

编辑:辞旧迎新作者:幸运的山熊分类:短篇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她堂堂大庆国的长公主却被哥哥逼得嫁与一个庶子,可当灭国之后,哥哥服毒自尽的消息传来,她才明白了原来是这一切都是哥哥为她筹谋的最好是的生路... ...倘若人生还能重头,她再也没有切记循规蹈矩。机关算尽,步步为营,仅有去到他的身边,也许一切才有转机... ...一扎眼的温柔如水而已皮囊表象,李秋琬这才明白了,眼前的君王不但不残酷无情凶戾,还荒淫无度,真是令人发指!秦幕恩:李怀景千方百计想将你离开身边,可你却上赶着来求本王怜爱,既如此,本王便成全自己你。(各位大大地安心投资中呀)“难道下嫁庶子就不是委屈吗,你要庆国百姓以后怎么看我!”鲜红顺着乌黑利刃缓缓淌下,那双曾盛满春风暖阳的桃花眸子里此刻却盈满了委屈与泪水:“我不信,我不信我的哥哥会这样待我......”。展开

本书标签:


庶妃心计txt下载  庶妃心计免费阅读  庶妃心计小说  


精彩情节:

    秋琬想起前些日子的荒唐之举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我只知道他会出现在那里,但在梦里,我与他并无交集,只如哥哥常说的那般,元王是靠不住的人,残暴无情,城府又深,还面目可憎。”

    “王上已经得了消息,如今战事一触即发,元庆二国都已不是安居之所,我和将军受王上嘱托,一定要将公主带到安全的地方,待到局势平稳......”白荷话还未完,却见秋琬面色怅然,羽睫低垂,隐隐泛着泪光,当即心中一疼,再也说不下去。

    武元三十二年,春。

    “挟持公主,以下犯上,其罪当诛。”他言语轻蔑,袍袖翻飞间又是一道寒芒闪过,只这一瞬,锋利剑刃已经抵在了张镰喉头。

    他被这力道带的站立不稳,往后连退几步,扶了床把才堪堪站住。

    说罢,又转身看向秦幕恩,喘了喘气,低垂了眸子平缓道:“王上,张镰是我的人,无论做了什么都应由我来处置,这样的叛徒,我只希望能带在身边日日折磨才好,哪能由他轻易一死,走的如此痛快。”

    “难道下嫁庶子就不是委屈吗,你要庆国百姓以后怎么看我!”鲜红顺着乌黑利刃缓缓淌下,那双曾盛满春风暖阳的桃花眸子里此刻却盈满了委屈与泪水:“我不信,我不信我的哥哥会这样待我......”

    又定了定心神,伸出手轻轻扯着秦幕恩的袖摆,极力稳住颤抖的身体,缓缓道:“哥哥此举想必也只是因为太在意我了。”

    人生无常,大梦一场。

    “你要做什么!大胆!”他是李怀景的人,秋琬也只在国之大礼时见过几次,只知道他对哥哥确实忠心不二,可没料到愚忠至此!

    张镰闷哼一声,死咬着牙关,唇边都沁出了血迹,也不肯喊出声来。

    “张镰,你现在离开,或许我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也罢,事已至此,多思无益。”秋琬说着,便又缓缓合上眼睛,不多时便已睡去。

    一念及此,她情绪翻涌,顿了一顿才道:“王上,哥哥做的事情我确实一点也不知道,我来到这里,只因为倾心相许,我.......”她强压下内心惶恐,看着跌坐一旁,为李怀景一句话而百死无悔的张镰。

    待他到了近处,秋琬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元王秦幕恩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况且如今庆国兵力不足,国势衰微,这一步棋,李怀景确实因秋琬乱了分寸,下出了死局。

    白荷听她话中怒意,眼泪更是不自觉的流了满脸:“奴婢欺瞒殿下,罪该万死,可奴婢对您的心却是天地可鉴,这条路,您在好歹想想罢!”

    秋琬见状忍不住浑身一抖,刚要别过视线,秦幕恩却忽然抬手,修长的双指轻轻捏着她的脸颊,又自她身后抱紧了那盈盈一握的腰身,将她定在原地,只让她眼睁睁看着面色发白,唇色铁青的张镰,在她耳旁轻声道:“你哥哥的把戏,我早就知道了,可惜你却什么都不懂,一门心思的往我这来。”

    婢女白荷虽曾听她说过那夜大梦,却只以为不过是梦的深了,慌了心神,没成想次日大早公主便闯入庆王大殿,以死相胁,而后又遣她收拾细软,乔装易容,直接跑路了。

    此刻的她却一眼瞟见了床头悬着的,秦幕恩随身携带的精钢匕首,眸中一道寒光闪过,杀意顿显。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紧紧抵&来过,

    “我堂堂大庆国的长公主,你却要我嫁给三王爷家那个没用的庶子?”李秋琬手执短剑,紧紧抵在自己的脖颈:“可上个月元国王上的使者明明来过,你为什么要给人堵回去!”

    2021-10-07 05:39:10详情点赞(0)回复(0)
  • “难道&这样待

    “难道下嫁庶子就不是委屈吗,你要庆国百姓以后怎么看我!”鲜红顺着乌黑利刃缓缓淌下,那双曾盛满春风暖阳的桃花眸子里此刻却盈满了委屈与泪水:“我不信,我不信我的哥哥会这样待我......”

    2021-10-04 12:49:23详情点赞(0)回复(0)
  • ,张镰&”

    后者听罢此话,一直低着的脑袋此刻又缓缓抬起:“公主殿下,张镰答应了王上,就一定要说到做到。”

    2021-10-05 04:22:52详情点赞(0)回复(0)
  • 手站在&,你动

    “睡了。”门被轻轻打开,白荷垂手站在屋内,指了指床榻上的秋琬,轻声道:“殿下睡的很熟,你动作轻些。”

    2021-10-05 05:07:43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他却&起身,

    “我知哥哥的心意,可他却总不肯听听我的想法。”秋琬说着,缓缓起身,烛光照映下的她面色憔悴,身形疲惫。

    2021-10-07 05:21:20详情点赞(0)回复(0)
  • 往床前&!”

    他点点头,刚要抬脚往床前走去,却忽然见到里头的人不知何时已经坐了起来,又猛地一把掀开帘子,怒视着两人道:“你们好大的胆子!”

    2021-10-04 11:56:02详情点赞(0)回复(0)
  • 了大庆&因心结

    “可我终究算作是叛了大庆,又负了哥哥你......”武元三十七年,冬,李秋琬终因心结难解,抑郁而终。

    2021-10-04 11:15:0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