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20-05-17 02:01:17

这一路的冒险 连载中

这一路的冒险

编辑:山川湖海作者:暖先生分类:灵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读友们正在关注:

精彩情节:

      序我,本名,腾飞,一家水产公司的部门副经理。坐在电脑面前的我,肚子里叽里咕噜的乱叫,想必是早上的重口味,现在已经开始发酵了。自然,喝了开水就好。于是我,无聊的开始点击着屏幕,老板还没有下任务,所以哥几个就在偷着乐。无意间的,QQ上的一个图标闪烁着,这个是谁?好久好久没有联系的于齐。我靠,这么多年没联系,突然一闪一闪的,到底有啥好事儿呢?一边嘀咕着,一边打开对话框。“嘿!小子哎。还记得我么?”--于齐那头奔出了几个字。“你丫,最近到哪儿混了?混的好不?”---我回应了几个字过去。“最近啊?还不错,这不,有好福利,当然要先通知兄弟你咯!”----于齐的回应。这话让我心存疑虑,虽然我俩以前是相当铁的朋友,但是几年不联系,我都有点不认识他了,以前这哥们儿害羞内敛,这下子变得这么的外向。“那到时候,车站见吧!我明天就到了哈,10点50的火车,下午就到了哈!手机号:0928778903”--于丹最后留下了这几个字。‘......."这家货怎么动作这么迅速!!!!我明天还要开会那!!下班回房间,特意打扫了一下。火车站的相遇于齐的火车,晚点了20分钟,在这20分钟,我因为提前离开会议室,而被领导训斥了整整20分钟。不过无所谓的啦,这么一个枯燥而又乏味的会议,不参加也罢,都出都是领导的口水和唾沫。想要辞去职位已经好久了,只是因为自己的店面还没有选好地方,二来,这份工作是朋友推荐的,没干几年就走的话,朋友脸上挂不住的。于齐身边多了一个胖子,于齐和我打过招呼后,就开始介绍这个胖子,说是胖子吧,也还好,但是脸上那肥嘟嘟的两块,让人不得不联想到胖子。胖子的名字叫做张敦实。哈哈,真够敦实的。小名儿叫二墩子。当时的我怎么也不会料想到这次的见面,无意间打破了,我这几年本该规律的生活。也不会料想到正是这个二墩子,他的帮助,我才能从危险处逃生,这都是几年之后的事情了。之后,打的到了楼外楼。大吃特吃了一番,你知道的,二墩子吃的特别的多,哈哈,虽然初识,但是仿佛就是多年不见的兄弟一样。于齐,翻了翻侧包,拿出了一份手绘地图,得意的和我使了使颜色,“小飞,你看看,这是什么东西?"我接过地图,一看,歪歪扭扭的,里面的字迹也变得相当的模糊,但是仍旧可以依稀分辨出几个字,但是因为实在是太旧了,我使劲的看都看不出这写的是什么。”哈哈,我就知道你看不懂,实话不瞒你哈,这可是一张去往楼兰古城的地图,楼兰知道么?那个消失字沙漠中的古城。“于齐特意压低了声音,”但是你不知道的是,这所谓的楼兰古城其实压根就没有被沙漠吞噬,而是存在在一座大山的深处,就在新疆北部。但是具体位置还不知道,因为这地图还附有一份文稿,但是文稿听说被福建的一个商人给珍藏了,那个商人压根就不相信楼兰还存在在这个世上,所以他只是当文物,保存在了厦门的宅子中,这一趟来就是想请你堂哥出个面,联络一下这个商人,好歹弄一份复印件,也不错啊。小飞,你说呢?“这家伙怎么会知道我堂哥和这个商人很熟呢,我诧异的看了看二墩子,然后又看看于齐“你这家伙,怎么知道我堂哥呢?但是我堂哥对收藏一点都不感兴趣啊,又怎么可能认识厦门这个商人呢?”“小飞,那你就不诚实了,你堂哥不是一直在你三姨奶奶家做事儿么,你三姨奶奶,不是特别爱好收藏么?”于齐,挥了挥手,示意服务员上茶水,“你看吧,有钱大家一起赚嘛。”之后,我带着他们到了橘子酒店住下,约好吃晚饭的时间,之后,我就独自回了自己的房间,拨通堂哥的电话,堂哥一听是于齐,就说,这人我听说过,是原先潘家园儿一家很大的收藏店的老板的儿子,原先也找过我,我借口有事儿,就回绝他了,哪知道找上你了,既然是你朋友,那我就问问你三姨奶奶。过了没多久,三姨奶奶派人给我打了电话,要约于齐在家中吃饭,待会儿就派人来接,当然也顺便见见我。下午五点,一辆黑色加长奔驰,停在了酒店门口,我在车里打电话让于齐和二墩子,快点下来,地点我没说。于齐一看是辆奥迪,就和我眨了眨眼,说“小子,你的那辆甲壳虫呢?”什么时候还配了个司机,车也升级了啊?“额,这是我姨奶奶家的,我可没钱配司机.....我姨奶奶说要见见你,顺带二墩子也去,你们家以前在潘家园啊?怎么都没和我说过?”于齐望了望窗外,“只是那是好几年的事情了,自从那次新疆之旅..............哎,不说了。"带着疑惑,我看看手表,6点,我们刚好到了老余杭,姨奶奶家的宅子。三姨奶奶的饭局下车后,管家许师傅,过来亲自开的车门,这让于齐和二墩子,惊讶不已。顿时觉得倍儿有面子。走路的时候腰杆都貌似挺直了许多,我跟在后面,拍了拍许师傅的肩,“许师傅,三姨奶奶最近身体还好么?”老许把我拉到一旁,看了看周围,“看上去还好,但是事实上身体不怎么好,而且最近又遇上了风寒,老人家愈发没有精神了,你待会儿多陪陪她吧。”三姨奶奶,年轻的时候就和男孩子没什么两样,之后自己外出闯荡,什么苦活,累活没有干过,之后嫁给了香港的一位富商,生活起初很美满,但自从三姨奶奶生了两个女孩之后,那位富商就隔上个几天的不回家,之后就索性整夜的不回家了。三姨奶奶是个好强的人,过了一年,就和富商和平分手了。离婚之后,三姨奶奶,就带着两个小女儿,回到了上海,重新打拼奋斗,之后成立了拍卖行。知道5年前,因为年纪以及身体的原因,就把拍卖行交给了大女儿管理,自己呢,就回到了家乡,隐居了。一路上我就在纳闷,三姨奶奶怎么这么急着见于齐,而且还专门派车来接。正当我发呆的入神的时候,三姨奶奶的小女儿,也就是我小姑姑,拿了葡萄,就往我嘴里塞,“姑姑,别逗我成么,每次都这样。”姑姑见状,“哎呀,小飞子,今儿个怎么有空来呀?那工作还好不?是不是整天都和墨鱼打交道?”“才没呢,倒是你,怎么有空回家?”“你姨奶奶呗,说是什么有重要事情,这不我和你姑丈,都急匆匆的赶回来了。”小姑不解的看了看客厅的那个神态自若的年轻人。“我想不干了,太没劲了,中山南路上,我看好了一家店铺,打算租下来,开个小铺子。”我看着姑姑疑惑不解的脸,脱口而出这几个字。“那也好的,那个整天和墨鱼接触的行当,却是不适合你,什么时候开业啊?姑姑来捧场啊!”姑姑摆弄着我手机上的挂链。正当我和姑姑,闲聊的不亦乐乎,三姨奶奶,拄着拐杖,来到了客厅,虽然老许和我说三姨奶奶的身体不好,但是从这场景上来看,三姨奶奶还是很精神的。三姨奶奶,指了指餐厅的方向,“大伙儿,跟我来餐厅吧,我们一边吃一边聊。那小飞,你的工作怎么样了啊?当初要你留在我的拍卖行做事,又不肯,非得要自己单干,看吧,你那辆甲壳虫,多久没洗了?”“额,奶奶,我已经找到店铺了,打算开一家小店,买买古玩儿之类的。”我上前赶忙扶着姨奶奶,“奶奶这两个,是我的好朋友,于齐和张敦实。”“恩恩,我知道,我知道。”姨奶奶示意让我们坐下。“于齐,你四叔我可认识哦,”姨奶奶看了看于齐,“这老头子,当初非得要到美国去,之后就断了音讯了,他现在还好么?”于齐,顿了顿,“四叔啊,他上次去了新疆就再也没回来,之后我们就把潘家园的店给关了。那,奶奶,你看看我手上的这地图。”说着,就把那地图递给了三姨奶奶。“这,哦——啊?!!”三姨奶奶,发出这样的感叹。”这地图哪儿来的?”“这是和四叔一起去新疆的同伴们,在四叔失踪的地方找到的,当初四叔就是带着这张地图和一张文稿,带着一帮手下去的新疆。本来一起的还有文稿,但是被他手下给带走了,之后转卖给了福建的一个商人,现在就在这个商人,厦门的宅子里。”于齐指了指地图。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仅为娱乐!

      “那好,这老顽童,让他别这么兴冲冲的,哎,年轻的时候就这样,如今还这样,真是没想法哎”三姨奶奶握紧了于齐的手。看着情形,怎么于齐的四叔和三姨奶奶认识?我偷偷的问姑姑:“这是怎么一会子事儿?”“我哪知道,我也是第一次听说,只知道下午你堂哥,打了电话给你姨奶奶,听了电话之后,你姨奶奶激动地不得了,还把你堂哥臭骂了一顿。”姑姑低声的回了我。之后就是聊聊家常什么的,然后三姨奶奶,把我和于齐叫到了书房。“小飞,于齐的这个忙,我就托你去帮他了,然后这个商人我会派你堂哥联系的,你堂哥做事情还是那么的不靠谱。”姨奶奶摇摇头。“于齐啊,你以后有事儿,就直接来找我,别理王林那小子。”之后,三姨奶奶让我先出来,说有事要和于齐好好谈谈。这会子功夫,二墩子竟然在客厅的椅子上睡着了。我推了推二墩子,“这于齐他四叔的事儿,我怎么都没听说过啊?”二墩子伸了伸胳臂,“我哪知道,我也是头一次听说。”盯着客厅里的那一副楼兰古城的画,我陷入的深深的思考之中。到了深夜,三姨奶奶派司机把我们送回了市区,告别的时候还亲自送了一本很旧很旧的记事本给于齐。在车里,本想一把抢过来,谁知扑了个空。四叔和三姨奶奶的故事第二天,清晨,我接到了于齐他们的电话,说是什么那位福建富商已经联系上了,愈好明天见面,于是我又成了他们的车夫,橘子酒店,城站两头的跑。一路上,于齐沉默着,二墩子则不停的噼里啪啦的玩游戏。午餐,就在火车站楼上的外婆家,因为深处火车站,所以本以为火爆的生意,却显得异常的冷清,但是正符合我们仨聊天的环境。点了餐。于齐道来了四叔和三姨奶奶的故事。没想到,于齐他四叔竟然在年轻的时候和三姨奶奶处过对象,我靠,这消息也太劲爆了吧。那时候还处于动荡的时期,社会很不稳定,他们俩认识是在合肥的火车站,俩人因为工作原因,被从两个不同的城市,同时调到了合肥。俩人一同工作,时间久了,就好上了,差点就结婚了,但是于齐他四叔,因为家庭原因,必须要去美国一趟,所以两人不得不就此分手,后来姨奶奶嫁到了香港。而巧合的是正是那一年,于齐他四叔因为出差,到了香港。看到了三姨奶奶嫁给香港富商的报道,伤心不已,回到大陆后就一直没有再找过女朋友。家里给他相亲,他就溜出去,几星期,几星期的不回家。也许因为长时间在外的缘故。于齐他四叔,迷上了探险,基本上整个中国都被他走遍了。每次回来都会带着很多很多老旧的物件,四叔介绍说,都是珍品。于齐很好奇,为什么四叔会这么痴迷探险。四叔有一次坐在潘家园的店子里,一遍整理收藏,一边说,因为喜欢啊,就是因为兴趣。直到前几年,四叔说再去一次新疆,之后就失踪了。带回来的地图和文稿也就只剩下了一样。直到现在,家里人一直都不放弃寻找四叔,因为冥冥之中,他们相信四叔一定还活着。所以,三姨奶奶,才会这么激动,把他留在屋里说了这么久的话。午饭过后,我带着于齐和二墩子,去了我相中的铺子,于齐连声称赞,“想不到还有这么一个好地方。你丫的真的当了老板,可不能忘记你齐哥啊。哈哈哈哈"恰好铺子的原来的老板也在,“腾老板,你要不今天就签了合同吧,我哈尔滨家里还有事儿,马上要我赶回去。你看着铺子你也看好几回了。”老板笑眯眯的在旁边吆喝着。“那好,我就签了,但是老板,你说好的给我介绍一个伙计的,他人呢?”我指了指桌上,被老板翻开的合同。“好的好的,那伙计,我早就给你物色好了,等到下次你来铺子的时候,他就在了。”老板殷勤的给我们的茶杯里添水。这老板是东北人,所以和他做生意,特别豪爽,因为他家里出了些变故,要他早些时日赶回去,而且什么时候再回杭州,也定不下日子,于是就打算出售铺子。恰好,我也打算买个铺子,于是乎就认识了这老板。这老板硬要留我们下来吃饭,说是他媳妇有一手好厨艺,于是我们就不客气的留下来了,席间,听到了让我,相当惊讶的故事...............孤寂的老宅当时河坊街刚刚启动修缮计划,隔壁的中山南路,这条被人们遗忘的老街,来了一对外省的夫妇,他们出手阔绰得买下了这里的一座老宅,连同街边的5家铺子。这对夫妇待人很好,但是,始终没有向人们提起自己来自何方,每当有人无意间问起,就借口家里有事,避开了。虽然夫妇俩绝口不提,但是从他们说话的口音中还是能依稀分辨出是北方人士。他们买下的老宅,很大,虽然临街,但是静谧的很,周围的邻居都很好奇这对夫妇,到底为什么要买这座宅子?因为这宅子已经有十几年无人问津了,还流传了很多个版本的灵异故事。有时半夜,这宅子还会响起敲木鱼的咚咚音和女人的哭声。所以周围的居民,虽然好奇,但还是和宅子保持了距离。夫妇两人将五件铺子,出租两间,剩下的三间,开了个古玩店。小店起初,生意并不好,冷冷清清的,只有女主人一人在店里,她是个安静的人,就整天刺绣。不时有来自国外的电话。周围的居民,就愈发好奇了。弄得个个路过的时候,还时不时的朝店里张望着。一年以后,小店的生意,变得出奇的好,店里的人络绎不绝,而且回头客超多,以至于,隔壁的老板都转行开了茶馆,客人们来古玩儿店捣腾捣腾,之后就到茶馆里开始乱侃天下事,这老板就是后来我买铺子的老板。他一遍忙着生意,一遍听着茶桌上那些穿着古怪的人,谈论着的奇闻异事,然后也上去插上几句。久而久之,他就与客人们熟络了。从客人们口中得知,隔壁古玩儿店的夫妇,是北京人,但是长时间生活在内蒙,也是做古玩的,之后因为得手了一份文稿,这文稿上写的是古楼兰的故事,看着还夹杂着一些标记什么的,当时不觉得怎么,大伙儿看到了也就图个新鲜,但是直到出现了一个持闽南口音的商人,出重金买下了这份文稿,然后没过几周,他们夫妇的古玩店就被砸了,好歹因为文稿赚了些钱,就来到了杭州。他们也是托人联系了好久,才联系上了的。因为这对夫妇手上的古玩,多半都是真品,而且还有不少是上千年的。茶馆老板仔细的听着。还不时的插上几句客套话。接下来的日子平淡无奇,古玩店的生意仍旧是那么的红火,直到一个深秋的傍晚,古玩店早早的关上了门,歇业了。这可是不寻常的现象,一直以来都是深夜才关门的,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歇业了?茶馆老板虽然心存疑虑,但也没多想。这天夜里十二点,他被一连串打碎瓶子的声音和女人的哭声吵醒,于是他就打开窗帘打算看看隔壁到底发生的什么事。正当他打开窗帘的那一刹那,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之间隔壁古玩店夫妇家的庭院里,无缘无故多了一口棺材,棺材边上坐着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女子掩面而泣,她的周围有很多很多的白鸽。她一边哭泣着,一边摸着手里的布娃娃。茶馆老板,想把窗帘拉起来,但是此刻他的身体似乎不由他自己控制,之后那古装女子,朝着他,说了几个字,然后笑了笑,就走进了屋子。虽然隔着有点距离,但是茶馆老板依稀听到了她说的那几个字“五年后..”他拼了命想要挣脱束缚,却一点用也没有。过了很久,他再一次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好好的躺在了床上,这会子,天也亮了。拖着疲惫的身躯,走向窗边,院子里到处都是散落的花瓣。老板以为自己是昨晚是做噩梦,所以也就没再注意隔壁的动静。洗洗之后,到楼下的茶馆里坐着,听着小曲儿,百无聊赖的看着路上的行人。一连几天,隔壁的古玩店一点动静都没有,大门紧闭。老板纳闷就过去敲门,也是没有回应,只听到屋子里连绵不断的电话铃声,却没有人接听。这样过了半年,古玩店门口来了一群警察,说是接到报案,有人失踪,然后搜查了宅子,却什么都没有发现。于是乎就走了。过了一年,古玩店的夫妇又突然间出现了,这时候,他们说要卖掉宅子,一年前因为有事儿就急忙回到了内蒙古,所以都没打招呼。这会子,因为那头事情已经办好,他们想要搬到海南去,这回是来转卖这处老宅的。但是中介告诉他们这宅子,没什么人问津,于是就来托茶馆老板照顾这宅子,等到有人买的时候,直接电话通知他们。之后,夫妇两就开着车走了,留下了这一出宅子,茶馆老板,每月定期会去宅子里转转,但是都是有人陪同的情况下,外表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宅子,里面却暗藏玄机。画后面的那扇门起初,茶馆老板很好奇,但是一直都不敢进这个宅子。之后他表弟来店里上班了,他就壮着胆子的去宅子里转了转。宅子很大,空旷旷的,没有一丝生气。他这看看,那摸摸,路过庭院的时候,起初还很紧张,后来几次就压根不怕了。就这样过了5年,依旧没有人来问津。那天刚好表弟要出门,于是他自己一个人去宅子里转转,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挂着的那幅画,不知什么时候掉了下来,旁边还有很多碎屑,而画的后面正是一扇隐蔽的小门。他很好奇,但是又不敢轻举妄动。于是就先回了茶馆,等着表弟回来。那天夜里,他和表弟一同到了宅子的餐厅,打开了那扇门,一股潮湿的味道扑面而来,他们俩,蹑手蹑脚的走了下去,只有一个小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出来后,刚到门厅,就看到了那五年前深夜的那口棺材,而他们身后站一个女人。“你..........你.............是谁?”“你干嘛问我是谁..........”“我........................"茶馆老板此刻瘫坐在了地上。而他表弟,这时已经一把抓住了那个女人。“你想对我哥,做什么?没有缘故,就想害人么?”那个女人,睁大了眼睛,然后就昏厥了过去。“这是人,不是鬼!”他表弟,一把就把他拉了起来。“那他穿成这样是要干嘛?自娱自乐?想要穿越?”“不知道,我们还是先报警吧!”警察很快就赶到了,庭院里的那口棺材也被带去,女人被急救车送到了浙一医院,醒过来之后没多久,趁着护士交班的空隙就从医院里溜走了。谁也不知道,她往哪去了。之后,这宅子就再也没出过事情。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