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7 06:40:51

凶楼 已完成

凶楼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短篇小说 主角:豆腐脑,兰兰,水泥,秦岭,孟紫杉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凶楼》写的一本小说,主要原因讲诉豆腐脑,兰兰,水泥,秦岭,孟紫杉之间的故事。凶楼约27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终于经过半小时的折腾忙活,我敲开了这面大理石地板砖,并且砸碎了石下的水泥,我支撑着锤子看着那细碎的水泥块,终于体会到了农民工干体力活的不易,我喘着粗气说道:“超,你看。什么也没有,咱别瞎忙活了。”

    过了好一会,小超站了起来说道:“地板有些倾斜,很略微的倾斜,不是局部可以说是整间房子的地板都有些倾斜,这种略微的倾斜不仔细观察是看不出来的,装修工人也不会发现这差之毫厘的区别,而且接近房门的部分是最低点,这样一进门也不会发现高低的反差,地板下肯定有东西。”于是我也趴了下来,向小超刚才的动作一样观察了起来,但我却没有感到一丝倾斜,可是我相信小超,也相信他的专业水平。

    耳畔只听到阿东的一声歇斯底里的叫声,然后就见他手脚并用的顺着绳子爬了上去,我定睛看向头顶,在二楼的位置悬着一块钢板,那是电梯的底部。

    小超摇摇头,还在思考着什么。“你看咱们地面的高度都是一致的,你并没有吊顶和外面的高度也是一致的,和我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一边指着楼道的天花板和地面一边说道“你不会认为有人把尸体藏在天花板或者地板下了吧,多老的桥段啊,而且根本不现实,尸体有一定的高度,刨个坑装修的时候肯定会发现。其次就算是埋了进去并且整个地面都铺整齐了,尸体也会腐烂产生尸臭甚至往楼下渗水。所以你的想法根本不现实,跟你说话呢,你这是干什么,千万别给我下跪啊。”

    短信只有四个字,却让我们两人不寒而栗起来,久久不能平息,屏幕上写着:谢谢你们。

    修理工拧下了灯泡,然后把工具箱往上一扔,双手抓住绳子,脚下用力麻利的就窜了上去,根本不像我们一般还要拴住绳子,连攀带拉的。灯泡一灭,这里又恢复了黑暗,阿东问道:“师傅,你别走啊,这么快上去干什么。”

    一股寒意从我的背后升腾起来,瞬间身上好像有许多细小的针扎一般,半边身子都如同坠入冰窖一样。我努力使自己平静下来,开口对上面的人说道:“下来几个人,我找到那孩子了。”话一出口,我才听到,自己的声音都发了颤音。

    我惊讶的看向小超,小超则是有些气愤的抓起一块敲掉的水泥狠狠地砸向那面墙,大喊道:“老鬼,你个臭丫挺的吓死我了,什么都没有你还神经兮兮的,哥们都快吓尿了,你看你把我这房子弄成什么鬼样子了。”

    这里的空间比电梯间略微还大一些,在灯泡的照射下,这里每个缝隙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连地上的爬动的虫子都无处遁形,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什么大动物我都不怕,就怕这种细小的虫子。阿东看出了我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扛着摄像机弯腰捡起一个不知道叫什么的甲克虫类,在我眼前晃了晃说道:“老鬼,没想到你还怕虫子啊,白长了这么大个子了。”

    晃晃悠悠的我来到了底端,空气不是很好,甚至有些浑浊,但是不至于喘不上来气,毕竟移动中的电梯并不是严丝合缝的,总会带来一些气流。三个大男人挤在里面,还扛着一部摄像机,让这个原本不是很大的空间更加拥挤,其实这是黑暗的压迫感。

    我们面面相觑,皆是没有听懂孟紫杉的话,秦岭问道:“小孟,什么电梯底下。”孟紫杉一本正经的讲到:“我的意思是孩子是不是掉在电梯的最下面了。”

    小超则是咬住手指思考了片刻回答道:“老鬼,你有没有觉得你家略微高一些?”我点点头笑着说道:“当然,我装修那是一流的,让你学我装个玻璃吊顶你不听,现在觉得我家顶高了,这不是你们画家最擅长的吗?制造视觉得假象。”

    小超蹲下身子,慢慢的翻着底下地上的残渣,然后抬起头来看着我,他的脸上透露出无比的阴霾让我为之一惊,忙问道:“小超,你怎么了?”当时我真以为如同我写的小说那样,小超被什么东西附体了。

    那修理工嘿嘿一笑答道:“你俩爬不上来,上面的人拽你俩太费劲,没地方栓绳子,我上来帮忙。”阿东咽了口口水,不再发问,只能准备上去,因为走的匆忙,摄像机竟忘记关闭照明灯。而他要求第一个上去,说不想在这里呆着了,多一分钟都难受,就在他拴好绳扣的时候,摄像机突然碰了墙壁一下,照明灯向着上方打去。人对动的东西都有一定的敏感和下意识的跟寻,我顺着快速划过的灯光看去,一闪而过的地方竟好像有个东西在。

    凶楼小说名字叫做《凶楼》,这里提供凶楼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凶楼小说精选:我们几个愣住了,慢慢回过头去,电梯门打开着,但里面却什么都没有,我清楚地感觉到自己背后的汗都凉了,突然电梯里飘出一阵风,让我们几人浑身打了个激灵。秦岭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而孟紫杉则是发出了一声凄厉的低呼。这种可以压低声音的尖叫,犹如磨牙一般让人忍受不了,不得不说的是,女人的叫声有时候比灵异事件本身更令人毛骨悚然。我慢慢走到电梯门口,朝着里面巡视了一圈,什么都没有,我目不转睛的盯着电梯里面,倒退着走到秦岭他们身边,…

    女孩被捏的生疼一时间手足无措起来:“我真不用你们帮忙,你们快走吧,你们自己都不帮不上自己。”在周围的工友一片起哄声中,那个拉住女孩民工一下子怒火中烧,把女孩扯到自己身旁,咆哮起来:“你们城里人怎么就瞧不起人啊,我们怎么了,我们就不能做好事了。”拉扯中女孩的衣服竟然**开来,露出了雪白的肩膀。

    82年又被称作波尔多的世纪靓年,那是个对于葡萄酒而言近乎完美的年份,那一年的波尔多酒庄酿出了无数好酒。而葡萄酒如果没有酒窖的话最好珍藏在红酒储藏柜中,让机器制造一个适合葡萄酒的温度,不论是干红还是白兰地,都不同于中国的白酒,白酒是要讲究密封的,而葡萄酒所用的橡木塞则是具有通透性,所以有些地方的人喜欢把葡萄酒埋在地下。即使如此用心的保存,我认为他们还是变质了,而我们所喝的不仅是那舒爽的口感,还有其中那略带酸楚的年代感。

    女孩的衣服就这样被一件件脱光,他们把衣服塞入自己的衣服里准备一会儿带走扔掉,可就在这时候,女孩醒了原来她并没有死,她只是因为惊吓过度休克过去而已,慌张的女孩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的模样后吓得大喊大叫起来。她这么一喊围在她周围的民工却是吓得不知所措,慌乱之中一人摸起了地上不知道谁散落下来的一柄大锤,然后狠狠的向着这个女孩的头上砸去。

    门缓缓地打开了,从门内露出一张惨白的脸,阴惨惨的说道:“你们也听到了吧。”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腾忙活&面大理

    终于经过半小时的折腾忙活,我敲开了这面大理石地板砖,并且砸碎了石下的水泥,我支撑着锤子看着那细碎的水泥块,终于体会到了农民工干体力活的不易,我喘着粗气说道:“超,你看。什么也没有,咱别瞎忙活了。”

    2020-08-10 11:27:12详情点赞(0)回复(0)
  • 面墙皮&一片水

    小超招呼了一声就去楼下的五金店租了个大铁锤,跑回来后气喘吁吁地递给了我,我抡起锤子狠狠地敲击着墙面墙皮被震得粉碎,红色转头也从一片水泥后露了出来,竟然什么也没有!

    2020-08-09 04:21:3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