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22-09-22 08:32:59

晚明 完本

晚明

编辑:眉目不知秋作者:柯山梦分类:灵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元朝初年,北国狼烟横卷,尸骨山积;江南小桥流水,歌舞升平。朝代末世的内忧外患之中,腹黑办公室主任强势强势崛起,号角华夏最后的号角。真英雄,改天命。残酷无情无比惨烈的中国古代战争,真实的的元代市井,一个个小人物创造出的历史,全面展开一幅波澜壮阔而又婉约缠绵缱绻的晚明画卷。书友QQ群:145034435待他看陈新时,才意外的发现,这个同样遭逢意外的人,光着屁股爬到旁边一棵树上,正观察着什么。。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药农的嘴已被重新堵上,也无法反对这个提议,陈新将裤子给了刘民有,药农的长裤被刘民有一穿成了短裤,陈新自己拿了衣服捆在腰上,遮住关键部位后一种安全感油然而生。收拾停当后他在刘民有耳朵边低声道:“还得找衣服,你看,我还没裤子,这老农说前面两里就是他们村,我们带着他,先到村外看看。”

    刘民有讶然看着陈新道:“那意思就是说,现在是个乱世?我们咋就这么倒霉呢,还穿到这人命贱如狗的时代。”

    刘民有眼前一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陈新已经一把将药农扑在地上,双手往下压住了那药农的两手,那药农瘦瘦小小,被陈新150多斤一压,已动弹不得,口中还在大叫救命。

    “饼来罗!”

    一众男乞丐丢下打狗棒,先后走了进去,几伙之间已经隔开,相互防备着。刀疤脸看着另外两伙乞丐,狠狠道:“识相点!”

    刘民有双手颤抖,在地上抓一把泥土,想一想又换一块石头,陈新一看不由哭笑不得道:“撕他裤脚的布”,药农一听,挣扎的更加起劲。

    陈新先从草丛中探出半个头,看了周围没人后,扛起老汉上了先前的小路。又走了约两里路,转过两个小弯,前面渐渐开阔起来,山间一片平地,一条小河从谷地中穿过,十余户人家便坐落在小河边,河上一座木桥,桥下用几根大木支撑着桥面,小路通过村中,经过小桥,过桥后顺着河道,往山外蜿蜒而去,两个妇女赤着脚在河边洗衣,隐约听得到一点谈话声。

    “天启七年,找魏忠贤肯定不行,马上挂了;李自成,不行,道路太曲折,我的命估计没他那么硬,皇太极!!!”陈新一边抢劫衣服,一边算计着,想到这里精神一振,随即又摇头“当奴才,给多少也不干。崇祯也不行,只有一个脑袋,老子头也要,发也要。”随后他停下来,低头对药农道“老人家,我们是辽东逃来的,却不是鞑子奸细,我们头发被建奴剪了,现在才长了这么一点,今天实在对不住,借你衣服一用,日后定有重谢。”

    一名抢劫犯和一名被害人并肩坐在地上,还有一名主犯正在剥被害人的衣服,“天启七年四月,天启七年四月”刘民有从确认他们穿越后,精神便出现一点问题,口中一直喃喃的反复念叨这几个字。

    陈新伸出手摇摇“哪有狗那么金贵,你家那腊肠不是都吃专业狗粮,病了还有宠物医院,甚至还上过学。应该是贱如草,而且是国内公园的草坪。”

    胖子的书童“啊”一声尖叫,乞丐少年不管不顾,又连着几棒往刀疤身上打过去,看刀疤不动了,才捡起烙饼,乘着另外一伙人还没扑上来之前,连滚带爬出了圈外,刚一出来,就把烙饼拼命往嘴里塞,嘴边鼓出一个大包,他一伙的那个小女丐连连欢呼。

    待他看陈新时,才意外的发现,这个同样遭逢意外的人,光着屁股爬到旁边一棵树上,正观察着什么。

    “一会我们准备两根打狗棒,然后放了老头,让他看着我们往原路返回,然后我们躲在附近,等他喊人追去后,咱两进村借衣服,还有吃的。”陈新揉揉肚子,又咂了咂嘴。

    陈新望两眼刘民有,对刘民有道:“这妖胖子心坏得很,他知道这些乞丐是一路的,就让他们得一个吃一个,防止他们得了饼下来分,每次把最强的淘汰掉,其他人就有希望,后面打得更厉害。”

    那药农道:“你们两个可是辽东逃来的,我在山下已见过,头发也是如你们这般长,这左近也没你这般口音,你们也别骗小老二,你们从鞑子那里逃出来,定是什么财物也无,还说什么重谢。”

    “花子,你们哪里来的?去哪里?”胖子一脸坏笑对外面一堆乞丐问道。

    “你可没说要这样问他,你这是抢劫罪知道不!会被判刑的”刘民有喘息完毕,开始找陈新算账。

    “呯”,刀疤一头撞在咬他的小丐面门上,小丐鼻血长流仰天倒出去,刀疤腾开了右手,丢掉烙饼在地上,把另一小丐压在地上,挥拳乱打,眼看要把那小丐打晕过去,突听耳边风响,转头去看时,一根棒子在眼前急速扩大。

    刘民有狠盯陈新几眼,才转头去看那边场中。

    旁边草丛一阵晃动,刚才那药农已急急跑出来,边喊着“我一时采药,还没发觉银子掉了,快快还我,不然抓你二人去见。。。啊…..救命”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抢这些&”刘民

    “还要抢这些百姓的东西么?你好意思?”刘民有也有气无力的低声问。

    2022-10-03 07:57:58详情点赞(0)回复(0)
  • 上都沾&看着对

    药农头发眉毛上都沾了不少水珠,可能是刚从某个满是露珠的树丛从出来,看着对面两个野人,他也是有点发傻,往后退了两步,手中的小锄举了两次,放在胸前,一脸戒备,似乎在犹豫是否掉头回去。

    2022-10-04 08:24:06详情点赞(0)回复(0)
  • “我打&就完了

    “我打算把他绑起来问,别废话,快点,有人来。。。。。。就完了。”

    2022-10-03 10:22:10详情点赞(0)回复(0)
  • &,走了

    两人走得很快,走了几分钟后,转过一个弯道,一眼望去,道路渐直,前方十余米远,又有一条小路向右方延伸出去,那药农却没了踪影。

    2022-10-03 12:54:03详情点赞(0)回复(0)
  • 刘民有&“不要

    陈新回头看看刘民有的样子,嘿嘿一笑:“不要那么悲观么,你想想,也有好处不是,至少你今天不会挨尹琬秋的九阴白骨抓,不用担心买房子,老潘的项目也不用接了。”

    2022-10-04 03:29:12详情点赞(0)回复(0)
  • 下已见&来,定

    那药农道:“你们两个可是辽东逃来的,我在山下已见过,头发也是如你们这般长,这左近也没你这般口音,你们也别骗小老二,你们从鞑子那里逃出来,定是什么财物也无,还说什么重谢。”

    2022-10-02 04:48:51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