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游戏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3 08:15:24

网游之杀戮之主 完结

网游之杀戮之主

编辑:朱唇点点醉作者:渔唱起三更分类:游戏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被外星人改造后过的刘正阳凑巧下可以得到了一个拟真网络游戏头盔,带着现实中的超强力量与蛮不讲理肉身轰轰烈烈地杀进了永恒神话。   网络游戏之杀戮之主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刘正阳一身洗得发白的旧军装,留着板寸头,手里一个军用包裹,活脱脱一个退役军人样。几个拉客的三轮车夫抢上前,口里一边极力邀请他搭自己的车,一边伸向拽住他的包裹、衣袖。但任他们如何拉扯,刘正阳就像一根钉在地上的铁柱,纹丝不动。。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刘正阳看着刺过来的弹簧刀,不为所动,这速度太慢了,在他眼里就像电视中的慢镜头一样。待刀尖离胸口不到一米时,他右脚猛抬,穿着沙漠靴的脚尖准确无比地踢中了王强持刀的手腕,然后右脚收力微缩,膝盖略弓一个侧踢正中王强胸口。王强闷哼了一声那匕首脱手向菜市场的棚顶飞去,手骨被踢断,人也被踢得倒飞出五六米远,胸口一阵气闷,就此晕了过去。

      拨开那些烦人的拉客师傅,刘正阳迈开大步,顶着街边昏黄的路灯,快速而又有节奏地朝家里走去。天才蒙蒙亮,太阳还没升起,街道上除了几个穿着黄色工作服扫大街的妇女外,别无一人。

      临出门前,父亲说道:“正阳,我手术的那笔钱真的是部队领导拨给的吗?你可别骗我,十几万呢,领导有那么好心?我们家申请低保好几年了都没批下来。”

      父亲从脚踏架摔落后,包工头只丢下几百块就跑路了,一点赔偿都讨不到,为了支付那庞大的手续费医药费住院费,母亲拿出了家里所有的存款还不够支付费用的十分一,母亲厚着脸皮去找大伯、三叔和娘家的几个舅舅,但无一列外地吃了闭门姜。平时就冷眼冷语的大伯、三叔一个说儿子出国读书没钱了,一个说炒股炒输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尤其几个舅舅更是落井下石,挖苦母亲当年不听他们劝告嫁给了父亲这个穷小子。

      那妇女见有人替她出头,又惊又喜地看过去,却发现那人是如此熟悉,竟是她两年未归的儿子。惊喜之下她正想走出摊位,却发现那收保护费的王强掏出了刀子,她忙喊道:“正阳,小心。”

      王强大清早的便得起来收保护费,本来就心情不爽,这个不识好歹的妇女更是啰啰嗦嗦拒不交钱,大怒之下他将地上的蔬菜都踩了个稀巴烂。正踩得爽时,突然有人点了点他的肩膀,他猛回过头来嘴里嚷着:“谁他妈多管闲......”话未说完,一个碗口大的拳头迎面砸了过来,他惨叫一声被一拳放倒在地,直跌出了三四米远。

      刘正阳顺声望过去,虽然天刚亮,但勤劳的菜农已在整理摊位摆卖新鲜的蔬菜瓜果。左手边的一个摊位上,一个留着刺头,颈带粗大金链的壮硕汉子正怒气腾腾地喝问着对面的妇女,那妇女面容憔悴,神情惶恐哀声说道:“求求你宽容下吧,我昨天才交过的......”

      母亲在厨房忙碌着,听到声音随口说道:“你说那张纸啊,那是发传单的小伙子硬塞给我的,我看那纸张不错,就拿来当垫布用了。今天是三月三十一号啊,问这个干嘛。”

      刘正阳弹弹烟灰,说道:“这样就想走啊,不交点保护费吗?”

      听到楼梯传来的声音,他不悦地扔掉烟头,这帮家伙实在是太没用了,一个退役军人都拿不下。转身打开车门,从后座底下抽出一把斧头,他刚转过身来只觉眼前一花,手里一空,斧头竟被人夺了过去。

      父亲说道:“那你可别辜负了领导的厚爱,过几天就回部队去吧,为国家效力。我这伤不打紧,修养些时间就可以继续干活,家里不用你操心。”

      父亲在身后的叹息声,刘正阳已听不到。他快步走下楼梯,走到三楼时,发现一伙人持刀带棒凶神恶煞地往上闯,其中一个正是早上被他狠狠修理了一顿的收保护费的汉子,此刻见他鼻梁上胳膊上都缠着纱带,骨折的右手吊在胸前。

      这些话母亲在饭桌上娓娓道来,好像浑不在意地述说着别人的故事,但刘正阳却深知母亲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暗地里不知哭了多少回了。听到这些他抓筷子的手由于太用力,差点将筷子夹断,刘正阳在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出人头地,不再让父母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刘正阳心里一酸,他何曾想离开已生活了六七年的部队,离开那些亲密无间的战友。但为了父亲的巨额医药费,他偷偷冒着生命危险去打黑拳,一连赢了十几场后终于被部队发现,为了不给部队抹黑,部队领导开会决定秘密将他开除出部队,所有证件都被收回。

      刘正阳看着那句‘你是要做一辈子的懦夫还是要做一个英雄?哪怕只有几分钟。’心有触动,他抬头朝厨房方向问道:“妈,茶几上的画报是怎么回事?对了,今天是几号?”

      “嗯,这样也好,反正你当了那么多年兵,都没有升迁过,还不如回来找个工作安安稳稳过日子。”母亲说道。

      此刻刘正阳正推着自行车陪着母亲走在回家的路上,两人低声交谈着。

      王强一手捂着口唇鼻梁,鲜血从手掌缝隙中不住地渗漏出来,他疼得满地打滚,刚刚那一拳竟打掉了他两颗门牙,估计鼻梁骨也碎了,喘息一阵疼痛稍减后,他爬起来怒视着打他的那个穿着军装的家伙,菜市场日光灯照射下,只见那人身高不过六尺,相貌普通,一双眼却锐利如刀正盯着他看,王强感受到了一股只有在帮会头号打手身上才有的杀气。

      一想到对他痛心惋惜的辅导员、大队长、教练,还有那一起作战一起训练的战友依依惜别的眼光,刘正阳心里就十分难过。但为了安慰家人,他只能违心说谎。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想,刘&正阳却

      不过想归想,刘正阳却没打算去玩这个永恒神话,眼下他急需找一份工作养家,而不是去玩游戏。

    2020-08-05 04:45:05详情点赞(0)回复(0)
  • 就回部&以继续

      父亲说道:“那你可别辜负了领导的厚爱,过几天就回部队去吧,为国家效力。我这伤不打紧,修养些时间就可以继续干活,家里不用你操心。”

    2020-08-04 11:01:29详情点赞(0)回复(0)
  • 年兵,&,还不

      “嗯,这样也好,反正你当了那么多年兵,都没有升迁过,还不如回来找个工作安安稳稳过日子。”母亲说道。

    2020-08-06 02:18:18详情点赞(0)回复(0)
  • 。G市&客的三

      天刚破晓,刘正阳走出G市的火车站。G市这个站点并不是终点站,加之现在也不是节日时分,只有十几个乘客下车。见到出站口有旅客走出,拉客的三轮车夫,小旅馆服务员一窝蜂似的涌上来。

    2020-08-03 04:45:29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