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20-07-28 02:01:42

妖意录 完结

妖意录

编辑:海浪无声作者:陌路辰分类:灵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安洛,一个出生于未明的人,带着他师傅的命令,上山寻找自己的记忆,和记忆中的伙伴,面对自己这个世界的淡漠,他是为妖?为人?为神?人与妖与神之间的枷锁究竟谁来责任? 妖意录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全色黑的眼睛!好怪的感觉,但他的样子好熟悉啊!他是?”九月看着那个人,心中慢慢想到,“这就是九月麽?好美的女子!但命数确如此悲惨,似乎我可以帮帮她。”那个人默默的暗许。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你好!我是一个徒步旅客,安洛,想找个地方住下,请问你是这家主人嘛?可以让我住下嘛?”九月眼前的那人揉揉眼睛,理理头发,用稚嫩的脸看着九月,挂着浅浅的笑。

      安洛带着笑,轻轻地踏着青石板,走进了一尘未染的东厢房,看着满屋子的猫,轻轻地从背包里取出一张黄纸,挥挥手,黄纸神奇般被点燃,房间里的猫在黄纸点燃的瞬间都消散开来,幻境过后留下一个犹如几十年未打扫的房间,安洛看到这一切,无奈的叹口气,自己一时手贱,又得打扫卫生,安洛抽出第二张黄纸,挥挥手,点燃,房间瞬间干净起来,连床上的被子也安然的散发着晒过太阳的味道,安洛放下包,轻轻坐到床上,拿出包中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喂,老头子,老子到了,你打算让我在这个老宅子收什么东西?什么?天机不可泄?你丫!再不说,老子先收了你已故兄弟的孙女做妻子!什么?九命猫!你不是吧?让我一个新人收这么难的灵,压力很大啊!喂?喂?喂?”安洛哭笑不得的听着手机里的人为提示音:“你拨打的电话已出服务器!”无奈的挂了电话,躺在床上,闭上眼睛,想着这所老宅有的不同和那个与酒与猫为伴数十年的九月,想的更多的是九命猫到底是谁!想着想着,因为路途的劳累安洛进入了梦乡。

      安洛的思维一下子混乱了,九月是人,而不是灵,但九月是九命猫,这一切又是怎么回事?汉服女子好似看出了安洛的疑惑,轻声的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关于九月和我还有老道人的故事,这样你可以理解九月的身份了,但这之前,你要告诉我你的来历,不然,你就得死在这里,我不想九月的生活被人打扰,因为,九月只是个人类,不能像我们灵一样承受那么多本不该她承受的东西。”安洛被眼前的少女说的东西惊呆了,这是传说中自私自利的妖灵说出来的话麽?为什么她会为了九月考虑?“别惊异了,我们虽然是妖,但比你们人类要无私的多,行事要干净的多,不想你们人类,自私自利,同类之间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少女一脸淡然的坐在竹榻上躺好,不带任何感情色彩,“你可以叫我九,我和九月同名。现在你该说说你的目的了,别想着突然出手制服我,我的修为在你到不了的高度,你强行出手的话,就像在你睡着时出现的猫一样,死之无地。”安洛觉得自己后背的衣服湿了,刚刚九只是有意无意的释放了一下下她的威压,让安洛有一种面对大山的感觉,安洛知道,眼前的女孩子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安洛强迫着自己,要淡定,淡定的坐在九身边的竹榻上,慢慢的思考,自己要不要讲出来自己的来历,毕竟自己没有打起来之后全身而退的把握,但眼前的形势十分危机……

      “我包里没有十年的女儿红,但有60年的女儿红,你要试试嘛?看看能不能让我入住。”那个人依旧坐在地上,看着九月,轻轻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酒壶,倒了一小杯子,递给不远处面对面的九月。

      99年九月初九,九月出生了,她的出生伴随着留在老宅最年长的那只猫的出生,所有,算命先生告诫九月的父母,九月离不开猫,离不开酒,所以,那只老猫从小就陪着小九月一起长大。九月的名字和猫一样,黎九月,但户口本上又不可如此草率,算命先生掐指这下两字,作为九月的大名,入册登记:玖玥!当然,小名同音不同字,九月。在九月满月的时候,那是家中最老的那猫,在猫崽刚刚逐月的时候,逝世了,而九月的父母,也因为工作的原因,将九月留给爷爷奶奶照顾,连着小猫黎九月一起,留在了这个古朴的江南小镇的那条街道,很快,时光匆匆,小九月慢慢长大,陪伴她的小猫确慢慢变老,小镇上的老一辈都说,小九月是个富贵之人,小猫跟着她也富贵长寿起来,不然也活不了这么久,这一切却好景不长,在九月18岁生日快到的前几天,父母因为一个意外离开了人世,而九月的爷爷奶奶也在听到噩耗后一病不起,不久也离开了九月,在偌大的老宅离只留下了带着孤寂,陪着哀伤的白衣少女九月一个人,当然还有一只陪了九月18年的老猫和老猫的子子孙孙,因为父母和爷爷奶奶的离开,九月变得沉默寡言,不再活泼,老宅中也显得阴暗起来,再也没有小九月和老猫的嬉闹声,剩下的只有一声一声带着哀怨的猫叫,偶然,九月会带着老猫到老宅的天井里晒晒太阳,而老猫会伏在九月的腿上,咕噜咕噜的打着盹,这样的时光与世无争,过的久了,老宅被外人称为猫园,满园的猫,老宅古朴的建筑成了猫的天堂,而老猫,成了猫园富贵的象征,这时的九月出落的更加魅力,着青白素衣,坐在布满阳光的天井里,用开水温着白釉鹤壶里的十年女儿红,倒上一白釉杯,加上红糖,浅浅的抿一口,揉揉自己腿上已经长寿到离奇的老猫的脑袋,抬头看着天,一口喝干白釉杯中的酒,轻轻的叹一口气,幽幽念叨:“妈,爸,爷爷,奶奶,你们在天上,还好吧?我一个人,蛮好的。老猫也不错,和以前一样能吃能睡,你们不用担心。”这样的生活似乎过了很久,久到九月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在几月初几,久到地窖里,爷爷为九月准备的十年女儿红已经完全喝干了,喝干酒的九月,打开了很久不曾打开的老宅大门,缓缓地走了出去,想去集市上买自己爱喝的却不知名的酒,九月到了集市酒最齐全的酒肆,确没有买到自己想要的味道,带着小郁闷的九月,随手扯下路边的狗尾巴草,就像小时候和爷爷一起去买酒一样,轻轻地挥动着,回想那段时光,九月总会带着浅浅的笑,慢慢的渡回家中,确发现在自己家门口有一个奇怪的东西倒在红门边的十三太保雄狮上,九月轻轻地走过去,才看清楚是一个人,倒在石狮上睡着了,九月看着那张熟睡的脸,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未退却的童心驱使着九月用手中的狗尾巴草,轻轻地拂过那个人的鼻子,但那人没有什么大的反应,抽抽鼻子,继续睡着,但这无意识的动作引起了九月银铃般的笑,虽然不大声,还是吵醒了那个熟睡者,睁开睡眼朦胧的眼睛,看向在他身边笑的很好听的女子,而九月也看着那个人,四目对视,开启了接下去的一切

      第一篇:九命猫第一章:九月与猫园

      与此同时。九月的房间,九月惊愕的看着那个叫自己起床的自称是猫的叫九的女孩子,再听完九的一番话,九月有种我穿越了的感觉,直到安洛准备了早餐来叫九和九月吃饭的时候,九月才明白这不是梦,家里多了一个女孩!再听到安洛的解释才真正明白,九就是自己从小到大的伴,家里的老猫。但九月不知道的是安洛和九之间的秘密,因为九月沉浸在多了一个妹妹的喜悦之中!

      老宅猫园房间内,九月和安洛还在回忆着童年,房间外,老猫阴沉着脸,在屋顶盯着房间内的两人,艰难的决定着,安洛的到来给小镇,给猫园带来的是喜还是悲,这一切,只有安洛背后的人才知道,这接下去的一切是为了什么?为什么安洛要对付的是冥界的九命猫?为什么九命猫会出现在这个小镇呢?安洛和九月又是什么关系呢?请看安城的《狱街·九命猫》下一章《地位不如猫》。

      PS:总是觉得自己开始写的缺点什么,就一直停着,现在明白了,加油。

      “我叫安洛,”确定了自己心里的想法之后,安洛缓缓开口,“我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从记事之后就是一直跟着师傅的,师门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这次下山,是师傅的意思,叫我下山体验一下我们和灵之间的不一样。”安洛说到这,就停了下来,“没了?”九皱皱眉,开口问道,“没了,就这么多。”安洛伸了个懒腰,躺在了竹榻上,“那你的酒哪里来的?”“集市买的。”“不可能!”九情绪里带了一点点激动。“集市里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酒!带着妖灵的味道”“你说妖灵的味道?那是加了我的血……”安洛侧过脸,笑着说,“你的血?”九看着安洛一脸疑惑的喃喃着“为什么会有妖灵的味道?”。安洛表示不知道的耸耸肩,说“不知道啊,这是我与生俱来的。师傅说我的血里的妖气比很多大妖的气息还要纯正呢!”说完,得意的笑着看着九,九也正好看着安洛,心中泛起了一阵阵的惊愕:“他的眼睛!金色的,这应该不是人类的眼睛,那他是什么?妖灵嘛?但为什么没有妖灵的味道?”九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忘记了时间,而这时的天也微微的亮了,小镇上的公鸡也陆陆续续的打鸣了,鸡啼声打断了九的思考,因为九现在还时人类的外表,化形不回去了!安洛起身看看天色,看看另一张竹榻上懊恼的九,淡然的说:“你现在怎么办?”“不知道,算了,就这样吧,大不了告诉九月我就是她的猫。我欠你的故事下次有时间告诉你了,现在我要去叫九月起床!”九看看远处的太阳,转身走进九月的房间,做她以前是猫的时候经常做的事,叫九月起床。安洛也摇摇头,回到自己的房间。

      没过多久,安洛的房门轻轻地开了一条缝,一只平常不过的猫走了进来,跳上了安洛的床铺,轻轻地舔着爪子,慢慢的将爪子伸向安睡的安洛,这一切,看似如此的不可思议,如此诡异,就在猫爪快要接触安洛的身体时,门再次被推开,走进房间的是九月,床上的那只猫在九月进来的一瞬间消失不见,留下的只有几根猫毛。

      九月惊异安洛的话语,更惊异安洛的自来熟,看着已经关闭的大门,心中想到:“刚刚安洛好像没有动手关门吧?怎么门关好了?”再看看自己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瓶酒,九月摇摇脑袋,不管了,酒比较重要。

      “你好!请问你找谁?”九月小心翼翼的发问,她不能确定眼前的人有没有危险。

      在九和九月还有老道士之间有什么故事呢?安洛的血中为什么会有妖灵的味道呢?安洛是人还是妖呢?安洛的师傅又是谁呢?欢迎观看下一章《身上的星辰图》

      那人挂着浅浅的笑,慢慢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对着门内坐在天井里温酒的九月轻声的说:“谢谢,我叫安洛,很高兴认识你,九月。你只要还想要酒,可以直接告诉我,我可以给你提供你所要的酒。”说完走进门,熟门熟路的向东厢房走去。

      “全色黑的眼睛!好怪的感觉,但他的样子好熟悉啊!他是?”九月看着那个人,心中慢慢想到,“这就是九月麽?好美的女子!但命数确如此悲惨,似乎我可以帮帮她。”那个人默默的暗许

      看着头顶月光的出现,一轮圆月,出现在乌云密布的天空,但圆月的颜色确挂着不一样的感觉,本该柔和的颜色变成让人心悸,恐惧的暗蓝色,安洛抖抖手臂,一条收在手臂上的铜钱琏慢慢垂下,褪去了软软的感觉,变得如铁一般刚硬,随手挥起一个剑花,行云流水般,在轻轻的停下,慢慢踏步出了东厢房的天井,看着堂院天井竹榻上躺着的摇着扇子逗猫的汉服女子,挥手剑指,朗声说到:“离开这里,不去害人,我可以放你生路。”女子坐起身,收起扇子,驱走小猫,理理肩上的碎发,轻柔的说着:“嘘~九月在睡觉,安静点,不要吵着她,从她父母双亲被我手下误杀后,她没有睡过一个好觉,而你让她安安稳稳的睡了一个好觉,这也是我没有在九月看不到的世界里杀了你缘故,你的价值,对我而言也只有这一点,人类,不要用你那微弱的力量挑战我的极限!”女孩平静的说完,看看依旧站在那里的安洛,皱眉,想起什么似的,隔空取出一张竹榻,放在自己竹榻的一边,自己又重新躺好,对安洛不咸不淡讲了:“坐,别这么拘谨,陪我聊聊天,好不容易等到月圆才能化成人形,不能浪费这段短暂的时间。”安洛面对这一切,手足无措,而汉服女子的一番话,就像锤子一般在安洛的心中重重砸下,这是自己一直以来渴望面对的,在师门眼中罪无可恕的妖灵?从小就顽皮的安洛有点不信师傅的话,他认为妖灵和人类一样,不是所有都罪无可恕,在听到汉服女孩的一番话后,这个想法更加坚定了,安洛走上前,坐在竹榻上,仰望天空,暗蓝色的月光让汉服女孩的眼神更加深邃,让人无意识的去信服,安洛侧头看看在竹榻上躺着的汉服女孩的侧脸,很平静,有着人类没有的灵气,这样看着,两个人都没有讲话,安洛想着自己的师傅为什么会在自己临行前告诉自己“随心”二字,是告诉自己做事要随心嘛?但又告诫自己要收服九命猫呢?安洛在这一连串的事情中摸不到头脑,又不知道怎么开口问已经化成人型的九命猫,暗自懊恼的挠挠脑袋,着一个动作惊动了在假寐的汉服女孩,女孩平静的扫了安洛一眼,淡淡的讲了一句:“有什么问题就问吧,就当陪我聊聊天。”“没什么问题。”安洛轻轻的摆摆手,表示自己没有什么问题要问,看到女孩没有出手的意思,就放下警惕,躺在竹榻上,头枕着手臂,望着天,不再说话,这时,女孩转过头,盯着安洛:“能问你个事嘛?人类。”安洛没回头,点点头表示可以。“你给九月的酒是哪里来的?为什么会有妖灵的味道?”安洛听完,不禁莞尔:“你猜”女孩皱皱眉,表示不知道,安洛回头,笑着说:“因为师傅说九命猫喜欢喝加了灵血的十年女儿红……”话还没有说完,安洛就起身,轻声念叨:“十年女儿红……女儿红!九月!”犹如惊醒一般,对着汉服少女喊道“九命猫居然是九月,而不是你!”“我有告诉你我是九命猫嘛?”汉服女子起身,整理整理身上的衣服,斜着脑袋,毫不在意的说着。

      接过杯子,九月轻轻地抿了一口,虽然没有温过,但酒的味道,远远好过自己喝的酒,九月伸手拿过那人手上的小酒壶,起身,推开门,留下一句:“酒我收下了,这一壶酒,你可以住几天,要住下去的话,三天一壶酒。我叫九月,欢迎来到猫园。进来关好门。谢谢。”

      九月看着那种让人无法拒绝的笑容,提出来一个要求:“要是你能找来我喝的最多的最喜欢喝的酒,我就让你住下!”不知为何,九月觉得眼前的那人一定可以做到自己没有做到的事。九月自己也在事后怀疑当时的自己是不是被眼前的笑脸给迷惑了,会去相信一个只见了第一面的陌生人,而且还是百分百完全自负的信任。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小的酒

      “我包里没有十年的女儿红,但有60年的女儿红,你要试试嘛?看看能不能让我入住。”那个人依旧坐在地上,看着九月,轻轻地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酒壶,倒了一小杯子,递给不远处面对面的九月。

    2020-08-03 08:10:21详情点赞(0)回复(0)
  • 是?”&美的女

      “全色黑的眼睛!好怪的感觉,但他的样子好熟悉啊!他是?”九月看着那个人,心中慢慢想到,“这就是九月麽?好美的女子!但命数确如此悲惨,似乎我可以帮帮她。”那个人默默的暗许

    2020-08-05 09:09:09详情点赞(0)回复(0)
  • ”九月&问,她

      “你好!请问你找谁?”九月小心翼翼的发问,她不能确定眼前的人有没有危险。

    2020-08-03 12:09:52详情点赞(0)回复(0)
  • 好像没&何时多

      九月惊异安洛的话语,更惊异安洛的自来熟,看着已经关闭的大门,心中想到:“刚刚安洛好像没有动手关门吧?怎么门关好了?”再看看自己的桌子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瓶酒,九月摇摇脑袋,不管了,酒比较重要。

    2020-08-05 03:48:07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