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0-07-31 18:14:48

只是朱颜改 已完成

只是朱颜改

编辑:长青诗作者:梧桐阅读分类:仙侠玄幻 主角:宣和帝,陆皇后,红棉,徐氏,安**,陆锦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而已朱颜改》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靖康帝,陆皇后,红棉,徐氏,安**,陆锦之,宁王,方丈,明月之间的故事。而已朱颜改约33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明月陆锦之小说名字叫做《只是朱颜改》,这里提供明月陆锦之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只是朱颜改小说精选: 大殿之上,觥筹交错,酒意正酣,陆锦之悄悄抽身,旁边宁王殿下以目光相询,陆锦之粲然一笑道:“饮多了几杯,闷得很,出去吹吹风。”从宁王身边经过,宁王伸手欲拉他的衣襟,却抓了空,只来得及低叹道:“锦之,你知凤仪公主之事吗?”淡淡的声音飘散在低回的乐曲中,几不可闻,再看时,陆锦之已翩然走过,宁王默默无言。 陆锦之出得排云殿,但见清风徐来,皓月当空,兼之英雄年少,意气风发,似觉天下无不可为之事。这半年来,虽是戎马天涯,然无时无刻不想到红…

    明月紧紧握住陆夫人的手,汲取她身上的温暖:“母亲,不要再称呼明月郡主,圣上的口喻,明月已拜王爷跟夫人为义父义母,母亲怎好再以郡主呼之?”明月自己都没有发现,她的口气里已经带了小儿女的娇态,她将自己深埋在陆夫人怀中,汲取陆夫人身上那淡淡的温馨的香气,那香气让她没来由感到安心。

    陆夫人望着这个柔弱的女子,没来由心生疼惜,她伸手出去替明月理了理披肩的长发,带了几分歉然道:“今夜只好委曲郡主先在客房歇息一宿,明日再收拾房间,可好?”怕明月误会,又急急分辨几句:“郡主是知道的,府中除我之外,素无女眷,郡主今夜只好将就一晚。

    安**象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他微微弯腰施了一礼:“陛下,请恕奴才今日僭越了,奴才也想说几句心里话。”

    宣和帝袍袖一甩,终是忍不住,重重哼了一声。

    陆锦之面前的酒被他一杯杯饮尽,没有品出半分滋味。大殿内,舞姬仍旧轻歌曼舞,香气浓重,那些曼妙的身影如穿花蝴蝶,晃的他头疼欲裂。开始,他还能听到宁王在他耳边低低唤他,再后来就完全没有了意识,他伏在酒案上沉沉睡去。

    陆锦之望见茯苓守在廊边,对她微微一笑,茯苓轻轻还了一福。知红棉是往揽月亭去了,也大步流星,往亭上走去。

    揽月亭中,红棉默默静坐,总觉心内万语千言,无法排解,恨不能狠狠大哭一场。身边苦无瑶琴,乃从头顶取树叶一枚,含在口中,随兴而吹,也不知吹出什么腔调。

    “父皇,锦之有些醉了”,宁王殿下站起身,向宣和帝躬身施礼:“请容儿臣扶他下去休息吧。”

    那锦盒被扔进草丛,半陷在泥土中。许久之后,一只青葱细滑的皓腕伸过,轻轻捡起,腕上两只银镯叮叮咚咚,十分悦耳。

    陆锦之出得排云殿,但见清风徐来,皓月当空,兼之英雄年少,意气风发,似觉天下无不可为之事。这半年来,虽是戎马天涯,然无时无刻不想到红棉。他苦苦算着日子,先前顾念红棉年纪还小,今年已然及笄,只盼此次一战而胜,回来好求皇上赐婚。陆家一门显赫,求娶帝姬无非锦上添花,绝想不到中间还有变故。他心心念念只有红棉,依稀听到宁王唤了自己一声,也不及相问,直奔殿外而去。

    陆锦之深恐自己唐突,冒犯了红棉,赶紧松开手,却诧异地看到红棉的脸上并没有重逢的喜悦,而是从未有过的哀伤。她的泪涔涔而下,急着用锦帕去擦拭脸上的泪痕,却兀自止不住滚滚而下的泪珠。那些泪珠如丛丛的火苗,炙得陆锦之心痛无比,甚至无法呼吸。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殿之上,觥筹交错,酒意正酣,陆锦之悄悄抽身,旁边宁王殿下以目光相询,陆锦之粲然一笑道:“饮多了几杯,闷得很,出去吹吹风。”从宁王身边经过,宁王伸手欲拉他的衣襟,却抓了空,只来得及低叹道:“锦之,你知凤仪公主之事吗?”淡淡的声音飘散在低回的乐曲中,几不可闻,再看时,陆锦之已翩然走过,宁王默默无言。

    “箫韶九成,凤皇来仪”,安**说的对,也许这就是红棉的命运,她注定会属于那个冬季白雪皑皑的寒冷之地,如同那些高大的木棉树,总是在深冬里就会绽放出最绚丽的花朵。他的红棉,一定能经的起风刀霜剑,不会是只愿意躲在他的怀抱里,做那一株柔弱的小草。

    宣和帝从沉思中清醒过来,望了望安**:“小安子,你说她知道我把棉儿嫁的这么远,会怪我么?”

    红棉听到曲音相和,恍然抬头,陆锦之已近在眼前,月光下,那如玉的少年已经长成,长风几度,吹动陆锦之白色的锦袍,飘溢如水,如墨晕染开来的画卷。两人四目相对,只觉千言万语,无从说起。良久,陆锦之方上前一步,轻轻圈红棉入怀:“红棉,我回来了。这些日子,你还好么?”

    “除了奴才,也没人敢跟陛下说去,奴才跟在陛下身边多年,知道陛下想着兰妃娘娘,疼六公主,可疼也有疼的法儿是不是?这深宫之中,还有陛下看不明白的么?”

    陆浩然见宁王说的恳切,知他们素日交好,况宁王一向心细,到也并无不可,乃做了一揖道:“如此,辛苦宁王殿下了。”宁王连忙还礼道:“王爷,言重了。”

    安**畅快地说完了心里话,长出了一口气,默默跪在地下,也不看宣和帝的脸色。殿内,两盏烛火静静地燃烧着,宣和帝的脸沉得能滴下水来,他伸出手重重指向安**,沉吟了半日,却又无力地摆了摆手说到:“你下去吧,我想静一静。”

    陆锦之不记得自己怎样浑浑噩噩走回的大殿,耳边只有红棉低泣的声音轻回:“今天的明月公主就是我的明天,锦之,珍重。”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人宠溺&味道。

    陆夫人宠溺地用手抚摸着明月光洁的长发,明月嗅不出陆夫人身上到底是何种香气,不同于以往宫中任何的脂粉花香,淡兰浓麝,她深深疑惑。其实,许久之后明月才明白,那似乎是很多年没闻到过的,母亲的味道。

    2020-08-10 04:03:15详情点赞(0)回复(0)
  • 低泣的&天,锦

    陆锦之不记得自己怎样浑浑噩噩走回的大殿,耳边只有红棉低泣的声音轻回:“今天的明月公主就是我的明天,锦之,珍重。”

    2020-08-09 04:43:51详情点赞(0)回复(0)
  • 可,乃&,辛苦

    陆浩然见宁王说的恳切,知他们素日交好,况宁王一向心细,到也并无不可,乃做了一揖道:“如此,辛苦宁王殿下了。”宁王连忙还礼道:“王爷,言重了。”

    2020-08-10 05:35:0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不由宛&叶子拿

    陆锦之远远听到,不由宛尔,想起昔年取乐,曾有如此玩法,众人于漪兰宫后,取海棠树上的叶子拿来吹奏。不意今夜红棉又忆及此,乃从头顶也取树叶一枚,鼓动唇舌,乐声悠扬而出。

    2020-08-10 11:30:16详情点赞(0)回复(0)
  • ,无法&兴而吹

    揽月亭中,红棉默默静坐,总觉心内万语千言,无法排解,恨不能狠狠大哭一场。身边苦无瑶琴,乃从头顶取树叶一枚,含在口中,随兴而吹,也不知吹出什么腔调。

    2020-08-10 12:57:15详情点赞(0)回复(0)
  • 锦之下&去休息

    陆皇后望向自家的侄子,满是心疼:“锦之这孩子不善饮酒,累了一天,又空腹喝酒,难免如此。宁王快扶锦之下去休息吧。”

    2020-08-09 08:29:26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