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0-09-15 06:40:48

诡面观音 已完成

诡面观音

编辑:辞旧迎新作者:梧桐阅读分类:短篇小说 主角:花容,张天师,千顺,许青凤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这凭什么!我不听,这么好的事,为什么要我在家里看家!

    大柱松了口气,对惊魂未定的女人笑道没事。女人点点头。大柱邀女人和她的舅舅去看大戏,她舅舅便说这种戏看多了,觉得没什么乐趣。女人见两个舅舅不去,她便也婉言拒绝。大柱见他们推辞,也只好跟他们说早些休息,说罢便自己一个人看戏去了。

    大柱拿了几个月饼,正好要拿去给祠堂里住着的几个生意人。出门正巧看见村口唱大戏的来了,他们穿的花花绿绿的,拿着锣鼓唢呐!没错,就是唱大戏的戏班子来了!大柱高兴差点把手里的月饼扔掉,赶紧的加快了脚步,想早点告诉几个生意人有好戏看了,马家村可是几年都没有来过唱大戏的了,怪不得他爹坚持要把几个生意人留下来。

    “奶奶你叫我干嘛!!!”

    大柱他爹一听,赶紧拿起门后的拐杖,也不怕摔跤,飞快的向祠堂跑去。

    大柱正埋头快走,眼前闪过一团红艳,抬起头来一看,见是祠堂里的那个女人,她还是穿着昨晚件艳红色的旗袍,在太阳光的照射下,女人越发白皙的皮肤把旗袍衬托的分外的妖艳!大柱还是头一次见这么好看的衣裳,艳红艳红的,就像是用一团化开的鲜血染成的。

    这是一件多么振奋人心的好事情,可以满足任何的愿望,我的内心一直都期待着这样一个从天而降的好事落在我的身上。同样,一屋子的人也和我一样有个拥有金银财宝或能实现愿望的美梦。

    这种声音顿时凭空消失了。猛地,又一阵刺耳的就像捏着嗓子笑出来的声音飘荡在屋里!“咯咯咯……咯咯……”又是一个瞬间,那个声音又忽地一下,没有了。

    奶奶的胆子竟然这么大?我有些疑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跟奶奶冥冥间有了一种分生的感觉,这种感觉,因该就是在爷爷入藏那天奶奶拿我的镜子照不出她的脸的时候开始有的,我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但我又不敢光明正大的问奶奶。

    中秋节的晚上,是要祭月的。每户人家,都在自家的院子里者大门前,摆上一张供桌,供桌上面供着香火,还有时令的水果,月饼。凡是女人孩子,都要跪在供桌前拜月,祈求得到月光娘娘的庇佑。每年的中秋节,村里都会凑出一点钱来,请村民们看戏,有时候是唱大戏的,有时候就是看点皮影戏。

    那是中午的时候,奶奶正好打算去做饭,只见一大伙人大声叫喊着从门前经过,听他们叫嚷的声音竟然是兴奋无比!大伯耐不住了,跑出去打听什么事?结果大伯跟外面的人简单的说了两句,就赶紧回来拉着伯母往外走,边走边喊:

    真是的,我的肺都快要气炸掉了!使劲的在地上打滚,拼命的哭,为什么不要我去!为什么不要我去!我看见什么就砸什么,什么椅子桌子的,只要我提的动,我都让他们四脚朝天的摆放!

    真龙升天,是我们南方一个老一辈流传下来的说法,真龙,也不是什么真的长着四个脚马脸的龙。——我们认为山里的大蛇修炼了一百年之后,就可以变成天上的龙。在大蛇飞上天成龙的时候,若是有人幸运的看见了这个罕见的奇观,千万不能说是蛇飞天,说了蛇飞天的,那条大蛇就会立马从天上掉下来,成不了真龙,而且说蛇升天的那个人就要倒大霉;在小的时候,隔壁的奶奶就教过我,见着了一条蛇往天上冲的话,一定要说真龙升天,这样,那条蛇就会真的成真龙,到时候,他会送一个宝珠或者好多金银财宝给你,或者满足你一个愿望作为报答。

    女人的脸色不怎么好,见着了大柱表情就像只躲着猫的老鼠,小心翼翼的。大柱把怀里的月饼给女人,问女人怎么回事。女人警惕的往四处看了看,附在大柱耳朵旁边轻轻的喘着气儿,说她刚才看见了祠堂里的大金观音像的眼睛里流出了一滴一滴的血红色的血水。

    正当爷俩当正准备回房睡,这时候,忽然从门外隐隐约约传来一阵像似女人尖叫的声音,大柱他爹立马止住了脚,侧耳聆听了会,问大柱听到这个声音没?大柱刚起来,迷迷糊糊的,什么声音也没听到,便摇摇头,说他爹真是老了,出现幻觉了。大柱他爹见大柱没听到,便以为也是自己的幻听,拍了拍耳朵,便也回房睡了。

    今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连续下了三个多月的雨,把田里的秧苗都浸没了,本来白水水库里是有一座我们用来测水位的石桥的,可早在一个多月面前被涨起来的水给淹了。涨水并不是坏事,我和村里的几个孩子可以在水沟里网鱼,因为靠近水库,有时候一网子捞上来竟会捞到一斤来重长着漂亮红鳞片的鲤鱼!不过最让我开心的事情不是捞到了大鲤鱼,而是学校来通知说学校涨水,放长假,具体的上课时间,也要等水退了才知道。

    不过没多久,我不想玩我自己这种无聊的闹剧了,觉得金银财宝对我好像也没什么用,反正我不知道我到底有什么愿望,不让我去就算了。想完,便又自己一个人犯蠢把那些被我折腾的桌子椅子摆好。

    直到爷爷过世有一个多个月了,大家的家人的生活习惯也渐渐的步入了正轨,该下地的下地,该上学的上学;千顺偷偷的告诉我,说爷爷下葬那天,大伙看见爷爷坟坑旁边的大柏树流出了人血,哗啦啦的淌了一地,就跟杀猪放血一样。后来是奶奶把这些血给用土埋了,大家才敢过去的。

    神像流血泪。——大柱听良生他娘说过:几十年前的王家镇有一个丧尽天良的员外,有一次喝醉了酒,模糊中看见家里的观音娘娘像眼睛里流出了粘稠的血,他不但不害怕,反而撒着酒疯叫一个七八岁的小丫鬟去把神像上的血用**给舔干净,小丫鬟害怕啊,死也不敢去舔,结果惹恼了那个着天杀的财主,他一脚就把小丫鬟踹在神像上,小丫鬟跟着神像往后倒撞在墙上,“哐啷”一声,神像倒在地上立马就碎了,有一块尖利的碎片就深深的刺进了那丫鬟的后脑勺里面,鲜红的血就把那还没有碎裂的观音面给染的鲜红鲜红……。这天晚上,王家镇所有的人都离奇的死了,血水都流到了邻村的地界里头,把周围十里以内的村民都吓跑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