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19 11:20:20

无神之日 连载中

无神之日

编辑:书信起笔作者:从零之一分类:科幻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用可伶的想像全面构建因为未来人类生存下来的可能和我们的世界到底是为何物?这里不提供更多胡思乱想,而已结论一种可能。   无神之日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曾何几时,在人类出生繁荣的所谓地球的地方,每当冬季来临,天气趋寒,也就是所谓的太阳南移,在地球的北半边变得冰冷之际,在人们逐渐穿上御寒的衣服之时,有一群特立独行的生物会年复一年地不厌其烦的离开这方冰寒之地。没错,就是候鸟南飞,或许这样的行为是一种赌博,至少在天气突变的时候,有些勇敢的鸟儿敢于赌博,离开了家乡,当然一部分鸟儿死于旅途的颠簸,一部分被其他生物所饱腹,甚至一部分力所不及半途而亡,但是剩下的呢?他们开启了新的世界,他们延续了自己的存在,他们的生存在人类看来或许微不足道,但于其本身而言却是真真切切的伟大创举。好吧,这就是赌博。赌博,永远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有时就是会义无反顾地拼一拼。与其说是为了胜利后的侥幸,还不如说是在享受那一刻造物主般的无上存在。自己一厢情愿的决定可以创造出另一份不同的世界,这是何其的感怀。就像零的赌博一样,他相信自己的决定,或者说他相信自己的坚持不会错,他的那份感情也应该属于全人类,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不过此时此刻,越是睡不着,就越是无奈,恐惧归恐惧,但是零从不会质疑什么,他相信是无知在忽悠他,而那个所谓的赌神不过是一种他不知的存在,就像他不知道一为何消失一样,但是一的存在,一的忠告不会因为某种他所不知的事物摧毁。赌神,这是那个奇怪的存在自诩的称谓,现在想想,零相信他或许真的拥有某种奇怪的能力,就像其他区的人那样各有各的形态能力以及各自认定的存在方式。但是,但是赌神不过是他的名字罢了,零相信自己的想法不会出错,世上没有神,也无所谓神创世界的说法。人类就是人类,有自己存在的意义,绝不会有所谓的神在极度随意下无聊的挥手创造了人类赖以依存的世界的说法,零相信一。像上次一样,零又无法入眠,一旦失眠,一旦发现整个世界只有自己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时候,思绪就像一颗钢珠猛地敲击玻璃而散发开来的丝丝裂缝,有一个源头,但是却不知道走向何方,而且互相交错,杂乱无章。现在,那个源头就是赌神。其实,零都无法确定赌神是否真的实实际际的存在,或许只是一个可笑的梦。好吧,零姑且把那天的事情当做一场梦来回放一遍了。“别感到奇怪,我是神。你只需要静静的去看着脑海中飘过的画面就行,别想太多,我是来拯救你的。”这样的开场白,突兀的出现在第一次失眠的零的身边。刚开始零是想说点什么的,不过当零发现自己除了意识存在外,自己对身体毫无掌控力的时候,零放弃了反抗。说实话,零当时非常的享受,第一次觉得意识可以脱离身体的束缚。多年后,当零再一次体会到那份惬意的时候,他泪流满面。一片漆黑,听到声音后,在零终于发现自己的意识的时候,意识中只剩下一片漆黑。刚开始,零以为自己处于睡眠中,就是那种生物学意义上的睡眠,不过很快零就否认了自己,至少零发现自己的意识不隶属于身体了,虽说零并不清楚睡眠时自己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意识中这股沉重的黑暗,如同死一般的压抑使得零明白自己绝不可能处于睡眠当中。零明白药物和睡眠装置会使自己处于假死状态,绝不可能这般意识感知几乎完美,甚至超过平时自己清醒的时候。紧接着,是一线猛烈的光亮传来,与之前摄入灵魂的黑相似,这股光同样使得灵魂感到颤抖。一刹那,仅仅一息之间整个意识又被光明充斥,满满的填圆整个意识的光亮仿佛蓄满洪水的堤坝一般随时会爆发而一泻千里。或许是喜欢凝视太阳的原因,要么是灵魂深处本就熟悉这般的光亮,零的意识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应,相反有着丝丝的快感。仿佛淫浸泥潭万载忽然临头被洪水冲刷一般,即便身体已经快被洪水肆虐地摇摇欲坠,但是发自肺腑的疲惫与污浊却被清理地一干二净。痛哉!快哉!零对意识内的变化并没有不安,准确的说是无法感到不安,虽然意识是属于零的,但是零无法抗拒赌神给他的光亮,给他的黑暗,还有给他的那股毫无恐惧的超脱。不知道何为空间,也没法意识时间的流逝,零甚至无法了解自己意识里面到底是黑暗还是光明。不知是过了无数的纪元还是仅仅一瞬间,当再一次抓到自己的意识的时候,零发现了一丝变化。首先是几点黑粒缓慢的漂浮在整片光亮当中,恰如几只蚂蚁游荡在茫茫的大海之上,你甚至会担心那几缕弱小的生灵会被无情的波涛所吞噬。渐渐的,零发现担心是多余的,黑点不但没有为光明所吞噬,反而一步步地弥漫扩散开来,由最初的几点变为了一串串黑点。经过前期缓慢的增加后,黑点如若煮沸的水泡开始井喷翻滚,变得越来越多,直至黑暗与光亮犬牙交错,不分彼此。继而黑暗开始吞噬光明,眼看着光明即将消灭殆尽的时候,黑暗仿佛充气过量的气球一般爆裂开来,光亮又逃了出来,又反向来吞噬黑暗。就这样,两者互相吞噬,又彼此不断分离。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无数的纪元,也许仅仅一瞬间,黑暗与光明好像都厌倦了彼此间没有尽头的纷争,当然也可能是黑暗与光明之外的某种力量对他们的嬉戏感到了愤怒,一种神奇的力量使得黑暗与光明开始融合,出现了黑暗与光明的结合实体。当然有些地方依旧是被黑暗或者光明单独霸占,他们仿佛高傲的皇子不愿屈尊和他人共处,不过他们也厌倦了斗争,抑或是懒得再移动金躯了,他们也不在变化,化为了一片片化石凝结在一个个孤立的实体当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无数的纪元,也许仅仅一瞬间,零甚至无法捕捉自己的意识,但是意识当中的光明与黑暗的变化有分明是显得真真切切。熟悉的气息,当几团泛着黝黑的光团在黑暗与光亮中鹤立鸡群般出现的时候,零感到一股发自肺腑的灵魂触动,就像零对一的那般感觉一样,一种不明所以但又无法抹灭的天然依存,仿佛浑然一体。随着熟悉的感觉到来,意识中的黑暗与光亮渐渐趋于模糊,不过模糊了一瞬之后,在零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的情形下,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像间续打开的画卷一样印入零的意识当中。这次,零深切的感觉到了时间,就如同滴水穿石,甚至比这还要缓慢万倍,仿佛是自己亲身经历一般,零看到人类是如何在意识中出现然后走向灭亡。“我是神,准确的说是赌神,我凌驾于人类的世界。我们神无所不能,而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你也是神,我的任务就是拯救你”,随着意识中的画面消失,这样的声音出现在零的意识当中,随着是一位散着黑光但全身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老人出现在意识中。不过一个荒诞的想法兀自地冒了出来,零好奇的是,眼前的老人是男是女。。展开

本书标签:


时柱无神煞无子女  怎样改变眼睛无神  双目无神表情  学生眼神无神  脸上无神  


精彩情节:

      公元0年,无神之日。在若干个人类纪元中,那个日子无疑是值得“人类”谨记的。实际上那一刻被所有人铭记,甚至于那个激动人心的讯息已经根植于人类的基因当中,因为那一刻被称之为无神之日。人类新的文明从彼时开始。那一天称为公元0年的初始日,一个人类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日子,一个名为“一”的人类在那一天窥得了世界的本源,准确的说是他道出了人类之所以存在的缘由,人类从那一刻正式知道了自己是人类。那一刻,欣喜的人类无所不用其极地庆祝。人类俨然一副自我封神的景象,那股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霸气显露无疑。他们狂欢,他们哭泣,他们毫无畏惧。那一天,无数的界面,无数的次元空间,或者说只要是互有往来联系的且有自诩为人类的地方都陷于狂欢当中,不过那份欣喜却犹如是劫后重生般让人庆幸的同时又让人失落。庆幸的是重获新生,失落的是没了劫难反而使得自己恐惧于下一个将要来临的劫难是什么呢?说起来,人类作为这个世界的一份子已经过了太久太久,久到人类经历了若干次的毁灭与重生,久到人类开始怀疑自己。不过对于人类而言,幸运的是他们撑到了“一”出现的那一天。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或许一的出现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但是处于人类的角度来看的话,一的出现却是显得有其必要性。没所需的人类早已过了了解世界的时候,或者说人类已经失去了继续探索的耐心,他们所谓的探寻世界说到底还是出于对自己身份认同的一种保护。但是越是对世界了解的多了,人类越是认识到自己的微不足道。越是微不足道,人类却又更是迫切的想去找到人类对于这个世界的作用。其实,在经过若干个有联系和传承的人类纪元后,人类也能找到自己的定位,确切的说是人类开始学会了自我否定。不过越是这样,人类越是过得迷茫。当然,一的出现改变了这样的格局,人类不再迷茫,因为他们看到了结局。恐惧是因为无知,不过当你真正了解后,得到的不再是恐惧。不过对于人类来说,他们经历了太多太多这样的过程,他们在无知时虽然恐惧,但好歹有那么一份自大的勇气,但了解了过后,他们不但学会了谦卑,更是加深了绝望。就像人类第一次认识到宇宙的丛林法则,就像人类第一次意识到所谓的宇宙原来不过是一个牢笼,就像人类第一次明白自己走向灭亡是必然,就像人类第一次发现繁衍后代变得可有可无,就像人类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会因为共同的生存目标而产生巨大的分歧,就像太多太多次人类了解而加大的恐惧一样……好吧,虽然一的出现是人类历史新的纪元的开始,甚至可以说是人类最为重要的时刻也不为过,但是那段时光却是那么的短暂,短到人类的历史是否有那么一天都变得可疑起来。而那个伟大的历史时刻的缔造者,如同他的出现那般的神秘,他的消失也是那么的迅捷。这就好比拿块瓦片在湖面打水漂,瓦片略水面的刹那,水花激扬的那刻是多么绚烂,灿烂而飘忽。但是水花过后,当瓦片沉入水底,甚至最后一圈涟漪也归于平静之后,我们脑中依旧保有那份唏嘘,可是看着平静如镜的湖面时,我们还是会枉然。也许是失落,也许是惆怅,但那份记忆变得自己都不大相信了。当然一的存在是毋庸置疑的,他那震耳发聩的发现也早已根植在人类基因中。准确的说,是存在于人类的“识”当中,所谓的“识”是人类能量柱中的一种标志。其实经过无数的人类纪元之后,人类本身就自己的研究在物质方面可谓到达了极致,说到生命的存在其实就是一种能量的存在,类似于热能动能这般。生命就是一股能量柱,而识就是在生命中起到自我存在的一种物质形态。在对生命和物质的认识不断的提高的同时,人类对自我存在的认知反而变得愈发艰辛,愈是真实的感官到自我的物质属性,越是焦虑于自我存在的可靠性。直到一出现的时刻,很多人类世界已经厌倦了不断自我发掘然后自我否定的过程,甚至某些人类世界出现了通过自我毁灭来确信自我存在的事件。说起来,如果有人撑过了那个时代,延续到了纪元后时代,他会说那个一出现前的一段时空里称为诸神的黄昏。或许得益于一的出现,无神时代到临使得近乎绝望的人类又生起希望。虽说人类的很多情感变得淡泊甚至消失,但一旦是对于整个人类世界的处境考量,人类的那股天然的忧伤和喜悦依旧能酣畅淋漓的表现出来。诸神的黄昏,在人类的历史纪元中,这般的情形其实不断在重复出现,每一次的毁灭和重生的过度段中,人类世界总是会出现一种看似荒谬但人类却总是无奈地去重复践行的过程。那就是物质发展世界认识最先进的人类世界会选择自我毁灭,他们的发现他们的思考他们的一切一切都会毫无保留的被毁灭殆尽。然后剩余的人类世界中最为先进的世界又会前仆后继的跟上前者的脚步,无声无息的选择灭亡。或许知道这件事情缘由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一。但是随着一的消失,这种现象在人类的世界当中永远是个谜。可以说那些自己选择走向灭亡的人类对于普通的人类世界而言就是神。不过即便是那些可以算的上是神明的一群人类也无法道出“识”为何物,因而对于这类无法解释得了的现象,人类贯之为神迹,也就是说他们坚信神的存在,要不然人类自身的存在连自己都无法也不敢去承认。一出现前之所以称为神明时代就是人类无法找到自己存在的根基,故而卑微的人类只好用神明来自我肯定。而一的出现则改变了一切,因为他发现了“识”,他道出了“识”的始末,他第一次说出了“识”不过是人类能量柱中起作用的一种物质形态,他让人类第一次敢于抛开神明来自我肯定。无神之日,一个伟大的日子。

      曾何几时,在人类出生繁荣的所谓地球的地方,每当冬季来临,天气趋寒,也就是所谓的太阳南移,在地球的北半边变得冰冷之际,在人们逐渐穿上御寒的衣服之时,有一群特立独行的生物会年复一年地不厌其烦的离开这方冰寒之地。没错,就是候鸟南飞,或许这样的行为是一种赌博,至少在天气突变的时候,有些勇敢的鸟儿敢于赌博,离开了家乡,当然一部分鸟儿死于旅途的颠簸,一部分被其他生物所饱腹,甚至一部分力所不及半途而亡,但是剩下的呢?他们开启了新的世界,他们延续了自己的存在,他们的生存在人类看来或许微不足道,但于其本身而言却是真真切切的伟大创举。好吧,这就是赌博。赌博,永远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有时就是会义无反顾地拼一拼。与其说是为了胜利后的侥幸,还不如说是在享受那一刻造物主般的无上存在。自己一厢情愿的决定可以创造出另一份不同的世界,这是何其的感怀。就像零的赌博一样,他相信自己的决定,或者说他相信自己的坚持不会错,他的那份感情也应该属于全人类,至少在他看来是如此。不过此时此刻,越是睡不着,就越是无奈,恐惧归恐惧,但是零从不会质疑什么,他相信是无知在忽悠他,而那个所谓的赌神不过是一种他不知的存在,就像他不知道一为何消失一样,但是一的存在,一的忠告不会因为某种他所不知的事物摧毁。赌神,这是那个奇怪的存在自诩的称谓,现在想想,零相信他或许真的拥有某种奇怪的能力,就像其他区的人那样各有各的形态能力以及各自认定的存在方式。但是,但是赌神不过是他的名字罢了,零相信自己的想法不会出错,世上没有神,也无所谓神创世界的说法。人类就是人类,有自己存在的意义,绝不会有所谓的神在极度随意下无聊的挥手创造了人类赖以依存的世界的说法,零相信一。像上次一样,零又无法入眠,一旦失眠,一旦发现整个世界只有自己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时候,思绪就像一颗钢珠猛地敲击玻璃而散发开来的丝丝裂缝,有一个源头,但是却不知道走向何方,而且互相交错,杂乱无章。现在,那个源头就是赌神。其实,零都无法确定赌神是否真的实实际际的存在,或许只是一个可笑的梦。好吧,零姑且把那天的事情当做一场梦来回放一遍了。“别感到奇怪,我是神。你只需要静静的去看着脑海中飘过的画面就行,别想太多,我是来拯救你的。”这样的开场白,突兀的出现在第一次失眠的零的身边。刚开始零是想说点什么的,不过当零发现自己除了意识存在外,自己对身体毫无掌控力的时候,零放弃了反抗。说实话,零当时非常的享受,第一次觉得意识可以脱离身体的束缚。多年后,当零再一次体会到那份惬意的时候,他泪流满面。一片漆黑,听到声音后,在零终于发现自己的意识的时候,意识中只剩下一片漆黑。刚开始,零以为自己处于睡眠中,就是那种生物学意义上的睡眠,不过很快零就否认了自己,至少零发现自己的意识不隶属于身体了,虽说零并不清楚睡眠时自己到底是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但是意识中这股沉重的黑暗,如同死一般的压抑使得零明白自己绝不可能处于睡眠当中。零明白药物和睡眠装置会使自己处于假死状态,绝不可能这般意识感知几乎完美,甚至超过平时自己清醒的时候。紧接着,是一线猛烈的光亮传来,与之前摄入灵魂的黑相似,这股光同样使得灵魂感到颤抖。一刹那,仅仅一息之间整个意识又被光明充斥,满满的填圆整个意识的光亮仿佛蓄满洪水的堤坝一般随时会爆发而一泻千里。或许是喜欢凝视太阳的原因,要么是灵魂深处本就熟悉这般的光亮,零的意识并没有太大的不适应,相反有着丝丝的快感。仿佛淫浸泥潭万载忽然临头被洪水冲刷一般,即便身体已经快被洪水肆虐地摇摇欲坠,但是发自肺腑的疲惫与污浊却被清理地一干二净。痛哉!快哉!零对意识内的变化并没有不安,准确的说是无法感到不安,虽然意识是属于零的,但是零无法抗拒赌神给他的光亮,给他的黑暗,还有给他的那股毫无恐惧的超脱。不知道何为空间,也没法意识时间的流逝,零甚至无法了解自己意识里面到底是黑暗还是光明。不知是过了无数的纪元还是仅仅一瞬间,当再一次抓到自己的意识的时候,零发现了一丝变化。首先是几点黑粒缓慢的漂浮在整片光亮当中,恰如几只蚂蚁游荡在茫茫的大海之上,你甚至会担心那几缕弱小的生灵会被无情的波涛所吞噬。渐渐的,零发现担心是多余的,黑点不但没有为光明所吞噬,反而一步步地弥漫扩散开来,由最初的几点变为了一串串黑点。经过前期缓慢的增加后,黑点如若煮沸的水泡开始井喷翻滚,变得越来越多,直至黑暗与光亮犬牙交错,不分彼此。继而黑暗开始吞噬光明,眼看着光明即将消灭殆尽的时候,黑暗仿佛充气过量的气球一般爆裂开来,光亮又逃了出来,又反向来吞噬黑暗。就这样,两者互相吞噬,又彼此不断分离。也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无数的纪元,也许仅仅一瞬间,黑暗与光明好像都厌倦了彼此间没有尽头的纷争,当然也可能是黑暗与光明之外的某种力量对他们的嬉戏感到了愤怒,一种神奇的力量使得黑暗与光明开始融合,出现了黑暗与光明的结合实体。当然有些地方依旧是被黑暗或者光明单独霸占,他们仿佛高傲的皇子不愿屈尊和他人共处,不过他们也厌倦了斗争,抑或是懒得再移动金躯了,他们也不在变化,化为了一片片化石凝结在一个个孤立的实体当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无数的纪元,也许仅仅一瞬间,零甚至无法捕捉自己的意识,但是意识当中的光明与黑暗的变化有分明是显得真真切切。熟悉的气息,当几团泛着黝黑的光团在黑暗与光亮中鹤立鸡群般出现的时候,零感到一股发自肺腑的灵魂触动,就像零对一的那般感觉一样,一种不明所以但又无法抹灭的天然依存,仿佛浑然一体。随着熟悉的感觉到来,意识中的黑暗与光亮渐渐趋于模糊,不过模糊了一瞬之后,在零还没弄清发生了什么的情形下,一幅幅清晰的画面像间续打开的画卷一样印入零的意识当中。这次,零深切的感觉到了时间,就如同滴水穿石,甚至比这还要缓慢万倍,仿佛是自己亲身经历一般,零看到人类是如何在意识中出现然后走向灭亡。“我是神,准确的说是赌神,我凌驾于人类的世界。我们神无所不能,而你也是我们中的一员,你也是神,我的任务就是拯救你”,随着意识中的画面消失,这样的声音出现在零的意识当中,随着是一位散着黑光但全身白皙的近乎透明的老人出现在意识中。不过一个荒诞的想法兀自地冒了出来,零好奇的是,眼前的老人是男是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