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小说

更新时间:2020-11-21 05:07:55

我是蒲将军 连载中

我是蒲将军

编辑:忘川情作者:嘉宝儿分类:军事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我给项羽打过工,我给韩信上过课,我给刘邦劫过道,我收季布当过小弟。我在江湖时锦衣夜行,我他不在江湖以后江湖上有我的传说。司马迁说我有经天纬地之才却甘心寂寞孤独,我只很想说:清风拂山岗,明月照大江,事了拂衣去,躲藏功与名。我就秦末那神秘的的蒲将军。  此刻刚刚入夜,楚军如潮水般的攻势已经退却,壁垒城头上的汉军将士无不庆幸自己又多活了一天,曾经被项羽几万打几十万的大败,无数次被打得狼狈逃窜,即使占据了绝对优势,谁也不敢肯定自己就能笑到最后。。展开

本书标签:


将军在上我在上  我真的不是将军  蒲将军酒价格  蒲将军是易小川  历史上的蒲将军  中国姓蒲的将军  国民党蒲将军是谁  蒲将军到底是谁  我是蒲将军扫书  我是蒲将军 小说  


精彩情节:

      “不作死就不会死么,为什么每次你都是对的呢,老蒲。凭你的能力,若是要得到天下,只怕我项羽也不是对手吧,你真的是为兄弟之情放弃了么。不能和你并肩作战,我好恨啊!”项羽的心就像屋内的烛火,虽然稳定,但是却是逐渐微弱,强大无比的霸王,此刻却是那么的无助和悔恨。

      这一咳不要紧,地上居然都出现殷红的血迹。张良挥一挥手,大帐内的各类仆人卫士顿时鱼贯而出,账内鸦雀无声。“大王莫要激动,当年的箭伤要紧啊,微臣懂点医术,这伤不能动怒啊。”

      张良面色平静,依旧不紧不慢的说:“大王,现在只能坚守,等待楚地后方的结果。如果周殷投降,英布彭越又攻下了彭城。到时候困局自然迎刃而解,时间在我们这边。除非……”“你是说那个人吗?”

      但是越是这样,投靠的人反而越多。蒯通是谋士,计谋不亚于张良,而且更老到。李左车是将军,智将,运筹帷幄十分了得。现在齐王韩信已经隐约能够和汉王项王分庭抗礼了。

      ”蒲将军,当年你仁者仁心,在新安拯救了项羽要杀的10万战俘,我就是那时候决定誓死跟随你。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我誓死追随你血战到底。“”当年的事情不说了,现在的事情有几件,大司马周殷必须要杀,项羽这次肯定难逃一劫,我也不说了,他是你们的仇人,但是我还是想救他的爱人和至亲。这点你怎么想的。“”蒲将军想做什么在下绝无二话,再说血已经流的够多了。“

      ”谢谢韩元帅赏赐!“”韩元帅待俺们真够意思!“”韩元帅不要啊,奴家。。。啊!“这位叫喊的是领舞的那位佳丽,却粗鲁的直接被一个虎背熊腰的精悍大将扛走,诸将有的没反应过来,有的却是不愿在这小事上和他争执。过了一会场面就清净了,只剩刚才不动的三位在场。

      固陵交战的双方都没有想到,在离固陵不远的垓下,一座茂密的小山上,驻扎着一只军队,奇怪的是,这只军队没有旗帜,没有声音,没有动静,没有火光。战马的脚上都套着麻布,兵戈之上也裹着干草。为首的将军一个手势,身边的掌旗官点燃一个火折子挥动几下,全军立刻就地修整。

      “将军,楚汉两军近日大战,对峙于固陵。”“下去休息下吧,周围有什么情况”“垓下野地无人,目前还没有人发现我们。”“季心何在!”“季心在”“带领披坚大军退往东南的顾乡(地名)待命,我和季布带着执锐随后就到。”

      四周卫士自觉的避开了目光。开玩笑,现在的汉王早已不是当初能随意和下人吹牛打屁小流氓了,威严日盛。谁知道将来称孤道寡了,会不会想起如今的丑态被这些小人物看在眼里,笑在背后,最后找个借口把这些蝼蚁全咔擦了,别的不说,只要往前线韩元帅的敢死营里一送,保管十死无生。

      四周依旧鸦雀无声,没有人说话也没有人离开。于是蒲江军一挥手,大军离开山岗,没入深沉的夜幕之中,没有人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在这个视人命如草芥的年代里,如果杀人杀的多就算是英雄,那他们什么都算不上。如果说谁还能坚持心中的大义而战斗,那他们的确无愧于英雄本色这四个字。

      “两位一起去书房议事吧,这里实在不是商量事情的地方。”

      四下雅雀无声。无人退出。蒲江军又说:“我知道队伍里有秦国的探子,有汉王的探子,有不知道是什么王的探子,你们离开吧,下不为例,此后若被我发现,杀全族,勿谓言之不预也。相信我,我蒲江军想要的人头,即使是汉王和项王,也拦不住。”

      “兄弟们,相信大家已经看出来了,秦亡以后的乱世,已经到了尾声,为了天下的黎明百姓,众兄弟愿意跟随我,出生入死,我很感动。现在,本将军会带领大家为天下人做最后的一次努力,这次,可能会有很多人倒下,可能会九死一生,所以,惦记家中父老的,可以退出,你们为天下人做的足够多了,跟着季心回到关中,隐藏起来,待天下平定之后,凭借我留给季心的资本,让子孙后代成为关中的世家豪族,甚至出将入相。愿意退出的,自行离开。”

      只有一双深邃的眼睛,任何敌人与之对视都会感到无尽的压力,即使他面带笑容,话语温柔又不操兵戈,也会让人如临山岳,兴不起任何对抗的勇气。

      “张良呢,来人啊,把张良给我找来”汉王的声音明显有些焦急。“喏”,不一会,张良就来到中军大帐,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他也依然如贵公子一般雍容有度,对比起来,似乎张良更像一个王。

      “齐王,汉王救还是要救的,但是我们可以走慢一点,有多慢就走多慢,等汉王被项羽杀了,咱们得到消息再去找项羽的麻烦,到时候哀兵必胜,项羽现在根基已失,不会是你的对手。“李左车的办法可谓是毒辣,一箭双雕,借刀杀人而且谁都还说不出什么。

      一时间,力拔山兮的举鼎,气壮山河的破釜沉舟,万马奔腾的彭城奇迹,荥阳间往复拉锯的泥潭,如一幕幕巨画从眼前闪过。范增,龙且,虞子期,曹咎,英布,彭越。。。。一个个他曾经的属下,他曾经的哑父和兄弟,他曾经的亲密战友。现在死的死,叛的叛。自己已经快要是孤家寡人了。

      一时间将军的大笑声,佳丽们的尖叫声不绝于耳,场面十分混乱。在场的只有韩信,李左车,蒯通岿然不动,仿佛眼前香艳而又刺激的事情与自己毫无关系。”各位将军回去和佳丽们好好亲近亲近,各位都散了吧“

      汉王却是满不在乎“嘿,本王亭长小官起家,如今有半个天下,干过,爽过,他娘的也当过缩头乌龟,这辈子够了,要是说话还要憋着,当年还不如跟着项羽混。你不要再劝了。现在怎么办?”

      只剩下蒲将军与李平,李平是当年秦国大将李信的后人,后来阴差阳错做了暗夜的队长。”李平,坐吧。“账内现在只剩下两人,李平十分恭敬的端坐。腰背笔直,一丝不苟。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韩信和&兵,这

      “他娘的韩信和英布彭越不按约定出兵,这三王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吧。”张良见汉王又说粗话,劝阻道:“汉王,将来君临天下,礼法为首要啊。汉王要以身作则,莫忘记当年约法三章的事情啊“

    2020-11-22 09:02:36详情点赞(0)回复(0)
  • 话:”&是脚气

      汉王叫人拿热水来烫脚,又想起那个人说的话:”汉王啊,你这是脚气,要多烫脚才行的,啧啧,脚真臭,以后会客别光着脚啊,我都要熏晕了,你看房间里蚊子都没有,都被你熏死了。“

    2020-11-20 05:59:30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