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19 00:27:43

盲爱(余笙陆霏霏) 连载中

盲爱(余笙陆霏霏)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作者:天子戏言分类:都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盲爱》是一本都市爱情小说,主要原因讲诉了余笙陆霏霏之间的爱情故事,家庭条件很槽糕的余笙三十岁那一年为了挣钱治疗母亲的尿毒症只得装做瞎子去盲人按摩店,却这份工作也也不是那么好做的,所以会接触到到各种各样的美女。房间里的暧昧迅速蔓延,白姐嘟着嘴巴凑过来,近得我能感觉到她嘴里喷出来的热气。喉结干涩地动了动,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斜,近在咫尺之际,我胆怯了!像我这样的穷小子,有什么资格玷污白姐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啊!不给她最爱的男人,她一定会后悔的!我宁愿当她的跟屁虫,默默地在她身后守护着她,也绝不允许自己作出有可能伤害她的行为,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行!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反正不会做这种人!哪怕心里一千个想、一万个想,我都不能越过这条红线!“姐,你是不是发烧了?让我看看?”我尽量动作轻缓地抽回手,抬手放在白姐的额头上试了试,果然发烧了!一早就觉得她气色不对,是我疏忽大意了!“我给你叫救护车。”我多想亲自背着你去医院,可我是个瞎子,这样的事,我做不到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越来越厌恶这个假瞎子的身份,甚至觉得它是横亘在我和白姐之间的绊脚石。“不要!我不想去医院……最怕打针了……”白姐扶着额头,身子轻飘飘的,像团棉花一样,失去重心。见她脚下有些不稳,我连忙伸手去扶她,对她说:“好!好!好!你乖乖听话,我不送你去医院。好吗?”白姐嘟着嘴,不情愿地点点头。我搀着她,在她的“语音导航”中,磕磕绊绊地把她送进卧室。随后,又去冰箱里拿了一些冰块,给她冰敷降温。白姐烧得越来越厉害,嘴里时不时地说胡话。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不愿意违背她的意思强迫她去医院。即便是发烧,她嘴里也一刻未停地嚷嚷着“不去医院”。以前,弟弟发烧,母亲经常用白酒擦身的降温法子,我打算如法炮制。实在不管用,再送她去医院。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白酒。只是,要擦身子,就必须解开白姐身上的浴巾。这时候,我也顾不得男女有别,牙一咬,心一横,伸手扯掉她的浴巾,尽量努力做到心无旁骛。用白酒擦过身子后,白姐的体温有了明显的下降,明显有退烧的迹象。我想了想,决定再向前迈一步,替她刮痧。家里找不到刮痧板,我就用掌刀替她刮痧,先是后颈处的风池穴,下延至后背两肩胛中间区域,包括大椎、大杼、风门等穴。这一圈穴位走下来,我差点累虚脱,十根手指头抖个不停。其实,我完全可以用碗口,调羹等瓷器替代手掌,可我不想白姐的皮肤受到损伤,宁愿损耗自己。看着白姐安稳地入睡,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整个人瘫在床边,一动也不想动。夜里,白姐渴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口中喃喃道:“田强,水!我渴了……”起初,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一次又一次,持续喊出“田强”的名字,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尽管如此,我还是颤抖着手,端着水杯,给她喂水。不管我怎么喜欢她,在她心里,始终都比不过那个田强。一想到这里,心上就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不断地往上涌血,疼得我坐立不安,呼吸不畅。甚至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疯狂地呐喊咆哮。人啊,总是这么贪婪,原本只想在她身边默默地看着她,看得久了,又心生贪念,想和她永远在一起。世上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偿所愿地获得,自己想要的那份美好。我能做的就是退回原地,默默地看着白姐,只要她能幸福就好。纷乱的思绪渐渐平复下来,困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重。梦里,我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白姐和田强拥抱、接吻、做其他新婚夫妇都会做的亲密行为。我妒忌得发狂,拼命想要冲过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动弹不得……不要!一声惊叫过后,我猛地睁开双眼,视线正好和白姐撞上。“做噩梦了吧?你一直在喊‘不要’,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你……”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儿,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声打断。看她健步如飞去找手机的样子,我知道她的感冒已经差不多痊愈,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得以放下。“哎呀,都说了,我没事儿……因为感冒才没注意看手机……嗯,嗯,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了,爱你,亲亲……嗯,好的……你坏死了……”白姐尽量压低了声音,还是被我听得一清二楚。挂断电话,白姐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她下意识地护住自己不着一丝的身体,一脸娇羞地看向我,佯装震怒道:“余笙!你对我做了什么?”尽管我用掌刀替她刮痧,还是搞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也难怪她会胡思乱想。我赶紧把昨晚替她刮痧降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又和她解释说:“乡下偏僻,像是感冒发烧这些小病,都是用家里的土法子降温。你吵着不肯去医院,我只能替你刮痧降温……”“作为感谢,我要奖励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白姐手舞足蹈地说,“只要不去医院打针,别说刮痧了,就是把我扔冰箱里,我都没意见。”我舔着干裂的嘴唇,傻乎乎地冲她笑着,脸不自觉地变得滚烫。白姐站在镜子前,一处处地查看自己身上的淤痕。在她心里,全然拿我当真瞎子对待。可我……我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既高兴又内疚,还带着一丝忐忑和不安。如果我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她走得这么亲近?如果被她发现,我是假瞎子……后果不敢想象!白姐穿戴好衣物,如约奖励我一个大拥抱,又给我做了简单的早餐。烤焦的面包片,和夹杂着蛋壳的糊鸡蛋饼,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今天是周末,我没课,一会儿出去买东西,顺便送你去上班。”“好。”“还有就是,黄毛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要报案吗?”“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我建议报警。”白姐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不到!”“现在报警已经晚了,现场被破坏,证据难提取。光是这两样,就知道咱们这哑巴亏吃定了。”事已至此,悔之晚矣,只能坦然面对。“也许警方会很给力……”白姐说这话时,明显没什么底气,她可能也料到前景不容乐观,只是不甘心就这么受伤害。我选择放弃报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就是不想让白姐卷入强践未遂的舆论浪潮中。她在学校当老师,最怕这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新闻。人言可畏,那些谣传并不会因为她善良而放过她。“好吧,我尊重你。”白姐扶着我进了电梯,中途又说起医药费的事,她说她已经预存了十万块,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去银行取钱。虽然她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可我觉得,事实远非于此。刚刚毕业的老师开几十万的车,住几百万的房,随随便便就能借给不算太熟的人十几万块?可她不愿说,我也不方便去探听她的隐私。她帮我多少,我都记心上,总有一天,加倍偿还!车里,我问白姐为啥怕打针,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有一次,护士给我打错了药,造成过敏反应,差点死过去。自那以后,我就对打针有阴影。”正说着,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我的手机。打电话的是人房东,他在电话里说,房子已经转手他人,要求我三天内退租。挂断电话,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子头更大了!当初签约时,房东就说过,房子随时可能会卖掉,一旦卖掉,我必须立刻搬走。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这还没住几天,又要搬家。白姐见我愁眉苦脸,立刻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医院那头的消息?”我回她说:“没有,房东的电话,他叫我退租。”白姐“哦”了一声,小声嘀咕道:“现在的房东真不仗义,我要当房东,肯定不像他们那样没人性!”……金粉楼离白姐的公寓很近,几分钟的路程。到地方后,她坚持要上去找云总讨说法,被我好说歹说才送走。进了金粉楼,照常打卡、换工作服、去休息室等候客人点单。云总一通电话过来,我不得不上顶楼去找她。办公室里,云总两条**搭在办公桌上,四仰八叉地瘫在老板椅上,两手揉着太阳穴,一副很累的样子。我无故旷工,惹得云总在电话里发火,被她叫到办公室,早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云总的姿势有些不雅,从我的角度,甚至能看到她黑色丝袜尽头的豹纹小内。。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房间里的暧昧迅速蔓延,白姐嘟着嘴巴凑过来,近得我能感觉到她嘴里喷出来的热气。喉结干涩地动了动,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前倾斜,近在咫尺之际,我胆怯了!像我这样的穷小子,有什么资格玷污白姐守了这么多年的身子?这可是她的第一次啊!不给她最爱的男人,她一定会后悔的!我宁愿当她的跟屁虫,默默地在她身后守护着她,也绝不允许自己作出有可能伤害她的行为,哪怕只是一点点,也不行!不管别人怎么想,我反正不会做这种人!哪怕心里一千个想、一万个想,我都不能越过这条红线!“姐,你是不是发烧了?让我看看?”我尽量动作轻缓地抽回手,抬手放在白姐的额头上试了试,果然发烧了!一早就觉得她气色不对,是我疏忽大意了!“我给你叫救护车。”我多想亲自背着你去医院,可我是个瞎子,这样的事,我做不到啊!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越来越厌恶这个假瞎子的身份,甚至觉得它是横亘在我和白姐之间的绊脚石。“不要!我不想去医院……最怕打针了……”白姐扶着额头,身子轻飘飘的,像团棉花一样,失去重心。见她脚下有些不稳,我连忙伸手去扶她,对她说:“好!好!好!你乖乖听话,我不送你去医院。好吗?”白姐嘟着嘴,不情愿地点点头。我搀着她,在她的“语音导航”中,磕磕绊绊地把她送进卧室。随后,又去冰箱里拿了一些冰块,给她冰敷降温。白姐烧得越来越厉害,嘴里时不时地说胡话。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又不愿意违背她的意思强迫她去医院。即便是发烧,她嘴里也一刻未停地嚷嚷着“不去医院”。以前,弟弟发烧,母亲经常用白酒擦身的降温法子,我打算如法炮制。实在不管用,再送她去医院。翻箱倒柜找了半天,总算找到了白酒。只是,要擦身子,就必须解开白姐身上的浴巾。这时候,我也顾不得男女有别,牙一咬,心一横,伸手扯掉她的浴巾,尽量努力做到心无旁骛。用白酒擦过身子后,白姐的体温有了明显的下降,明显有退烧的迹象。我想了想,决定再向前迈一步,替她刮痧。家里找不到刮痧板,我就用掌刀替她刮痧,先是后颈处的风池穴,下延至后背两肩胛中间区域,包括大椎、大杼、风门等穴。这一圈穴位走下来,我差点累虚脱,十根手指头抖个不停。其实,我完全可以用碗口,调羹等瓷器替代手掌,可我不想白姐的皮肤受到损伤,宁愿损耗自己。看着白姐安稳地入睡,我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整个人瘫在床边,一动也不想动。夜里,白姐渴了,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折腾,口中喃喃道:“田强,水!我渴了……”起初,我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她一次又一次,持续喊出“田强”的名字,我心里一下子凉了半截。尽管如此,我还是颤抖着手,端着水杯,给她喂水。不管我怎么喜欢她,在她心里,始终都比不过那个田强。一想到这里,心上就像裂开了一个大口子,不断地往上涌血,疼得我坐立不安,呼吸不畅。甚至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疯狂地呐喊咆哮。人啊,总是这么贪婪,原本只想在她身边默默地看着她,看得久了,又心生贪念,想和她永远在一起。世上有太多美好的东西,却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偿所愿地获得,自己想要的那份美好。我能做的就是退回原地,默默地看着白姐,只要她能幸福就好。纷乱的思绪渐渐平复下来,困意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重。梦里,我站在阴暗的角落里,看着白姐和田强拥抱、接吻、做其他新婚夫妇都会做的亲密行为。我妒忌得发狂,拼命想要冲过去,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扯着,动弹不得……不要!一声惊叫过后,我猛地睁开双眼,视线正好和白姐撞上。“做噩梦了吧?你一直在喊‘不要’,我还犹豫着要不要叫醒你……”她的话只说了一半儿,就被突然响起的手机声打断。看她健步如飞去找手机的样子,我知道她的感冒已经差不多痊愈,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终于得以放下。“哎呀,都说了,我没事儿……因为感冒才没注意看手机……嗯,嗯,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知道了,爱你,亲亲……嗯,好的……你坏死了……”白姐尽量压低了声音,还是被我听得一清二楚。挂断电话,白姐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她下意识地护住自己不着一丝的身体,一脸娇羞地看向我,佯装震怒道:“余笙!你对我做了什么?”尽管我用掌刀替她刮痧,还是搞得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也难怪她会胡思乱想。我赶紧把昨晚替她刮痧降温的事大概说了一下,又和她解释说:“乡下偏僻,像是感冒发烧这些小病,都是用家里的土法子降温。你吵着不肯去医院,我只能替你刮痧降温……”“作为感谢,我要奖励你一个大大的拥抱!”白姐手舞足蹈地说,“只要不去医院打针,别说刮痧了,就是把我扔冰箱里,我都没意见。”我舔着干裂的嘴唇,傻乎乎地冲她笑着,脸不自觉地变得滚烫。白姐站在镜子前,一处处地查看自己身上的淤痕。在她心里,全然拿我当真瞎子对待。可我……我心里说不出是啥滋味!既高兴又内疚,还带着一丝忐忑和不安。如果我不是瞎子,怎么可能有机会,和她走得这么亲近?如果被她发现,我是假瞎子……后果不敢想象!白姐穿戴好衣物,如约奖励我一个大拥抱,又给我做了简单的早餐。烤焦的面包片,和夹杂着蛋壳的糊鸡蛋饼,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美味。“今天是周末,我没课,一会儿出去买东西,顺便送你去上班。”“好。”“还有就是,黄毛的事,你打算怎么办?要报案吗?”“我想听听你的想法。”“我建议报警。”白姐说,“正义可能会迟到,但绝对不会不到!”“现在报警已经晚了,现场被破坏,证据难提取。光是这两样,就知道咱们这哑巴亏吃定了。”事已至此,悔之晚矣,只能坦然面对。“也许警方会很给力……”白姐说这话时,明显没什么底气,她可能也料到前景不容乐观,只是不甘心就这么受伤害。我选择放弃报警,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就是不想让白姐卷入强践未遂的舆论浪潮中。她在学校当老师,最怕这些乱七八糟的负面新闻。人言可畏,那些谣传并不会因为她善良而放过她。“好吧,我尊重你。”白姐扶着我进了电梯,中途又说起医药费的事,她说她已经预存了十万块,如果不够的话,还可以去银行取钱。虽然她一直强调自己只是一名普通的老师,可我觉得,事实远非于此。刚刚毕业的老师开几十万的车,住几百万的房,随随便便就能借给不算太熟的人十几万块?可她不愿说,我也不方便去探听她的隐私。她帮我多少,我都记心上,总有一天,加倍偿还!车里,我问白姐为啥怕打针,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小时候身体不好,经常生病,有一次,护士给我打错了药,造成过敏反应,差点死过去。自那以后,我就对打针有阴影。”正说着,手机又响了,这次是我的手机。打电话的是人房东,他在电话里说,房子已经转手他人,要求我三天内退租。挂断电话,我忍不住叹了一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下子头更大了!当初签约时,房东就说过,房子随时可能会卖掉,一旦卖掉,我必须立刻搬走。苦于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硬着头皮答应下来,这还没住几天,又要搬家。白姐见我愁眉苦脸,立刻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医院那头的消息?”我回她说:“没有,房东的电话,他叫我退租。”白姐“哦”了一声,小声嘀咕道:“现在的房东真不仗义,我要当房东,肯定不像他们那样没人性!”……金粉楼离白姐的公寓很近,几分钟的路程。到地方后,她坚持要上去找云总讨说法,被我好说歹说才送走。进了金粉楼,照常打卡、换工作服、去休息室等候客人点单。云总一通电话过来,我不得不上顶楼去找她。办公室里,云总两条**搭在办公桌上,四仰八叉地瘫在老板椅上,两手揉着太阳穴,一副很累的样子。我无故旷工,惹得云总在电话里发火,被她叫到办公室,早就做好了挨骂的准备。云总的姿势有些不雅,从我的角度,甚至能看到她黑色丝袜尽头的豹纹小内。

    《盲爱》中主要人物是余笙陆霏霏,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这里提供余笙陆霏霏小说阅读。余笙陆霏霏小说内容精选:这时候,我要是冲过去,肯定被白姐发现装瞎的事。要是不冲过去,这帮坏蛋说不定会对白姐作出什么

    《盲爱》讲述了一段精彩动人的爱情故事,这本小说的男女主是余笙陆霏霏,人物性情饱满,推荐阅读。这里提供盲爱小说章节。盲爱小说精彩节选:“也许警方会很给力……”白姐说这话时,明显没什么底气,她可能也料到前景不容乐观,只是不甘心就这么受伤害。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