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校园小说

更新时间:2021-02-23 03:36:09

家有医妻初养成 连载中

家有医妻初养成

编辑:长歌陌路作者:沈延绵分类:校园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展开

本书标签:


家有医妻初养成 小说  


精彩情节:

        顾星北躺在床上,努力伸长放松四肢,却怎么也入不了眠,本来好好一个夜晚,被这样一段拿不上面的往日时光给搅和了,现在她只想找个人说说话,听听建议,然而身边的朋友,不论男女,几乎都有了家室,她一直不屑去叨扰人家,更何况是关于一个他们都不认识的陌生男人。想来想去,她自己也不知道究竟能和谁说上几句,她也不想破坏别人心中她那刀枪不入的形象,要是别人知道顾星北也有过一段如此憋屈的暗恋史,保不准会留下一个取笑她的烂梗,极要面子便要活受罪,从过去到现在她都坚定地把一切都烂在自己肚子里,才觉得有安全感。她那完美的,无所不能,令许多男生都自愧不如甚至敬畏的形象,其实不过是一副面具,虽不是她刻意挂在脸上,而是成长的这30年间自然而然形成的,却连她自己没有意识到,也不能揭开自如,反而习惯性一直活在那张面具下了,亦真亦假,一般人也难有机会识得真的她。

        顾星南:“我的姐姐哟,咱俩有时差的,好不好,我这也一个多月没和你打电话了,打个电话怎么了,好了好了,不说了,你睡吧,晚安,老姐。”

        顾星南虽比顾星北小一岁,但是顾星北个子矮,和她弟弟长的也像,在陌生人眼中,都认为顾星南是她双胞胎哥哥,时间长了他就老想当哥,后来顾星北玩游戏输了叫了他一声哥,他还真就把自己当哥了,即使顾星北不承认,后来他的确是像哥一样照顾自己的二姐,一直到现在。

        她是个工作狂人,一直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对患者也是尽心尽力,尽量耐心地给别人解答她自己能力范围内的问题,别的同事怎么样她不清楚,也不多做评价,只求自己做到尽心尽力、万无一失。

        “哦呼~”顾星北耐心听完电话里最后一句话才笑着挂断电话,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

        “什么窗前白月光,心口朱砂痣,不在意了,都算作狗屁,文人骚客就爱往自己脸上贴金!”

        穿过了几个街道,每天感受着这座城市更甚于昨日的繁华和拥挤,然后就到家了,顾星北的公寓跟医院隔的不是很远,但是在北京堵车,那是是家常便饭,二十分钟的路,坐车硬是耗成了一个多小时。本来瘫坐在后座上,还沉浸在下雨天那一丝丝难得的小惬意里,想到了早上出门时忘记留食儿了,家中猫主子还饿着,顿觉不妙,好在终于到家了,回去给它补顿猫粮大餐还不算太晚,想来那猫应该能体谅这整日为生活奔波连对象都还没有的铲屎官。

        “喵!”顾星北一开门,只见黑猫坐在门前,一脸凶相。

        顾星南:“老姐啊,急死我了,你怎么不接电话!”她刚按下绿色接通标志,几句话不带歇地就传了过来,能听出来顾星南声音里已经有点担心的意味。

        顾星北虽然脸上不耐烦,心里其实热乎得很,她姐弟两相处模式一直都是这样,其实每次姐弟相聚她都很期待,顾星南常年天南海北出差,最长待的城市是离她很远的上海,除了能见到弟弟,还能收到一堆他精心为她准备的礼物,对她而言,顾星南每次总能挑在她心情低落的日子来看她,紧接着,她便又有信心在单身之路上继续得瑟,越走越远。

        翻到信息最后一条,是一天中最早的时候收到的,是她那已十二年没见过面的高中白月光――程潇发过来的消息。

        但是白月光终究是白月光,顾星北忘了他的样子,但是只要听见跟程有关的人,心里闪过的时常还是“程潇”二字。

        “谁啊,这都快十二点了,还给我打电话。”来电铃声响个不停,顾星北发了个牢骚,抱怨一番后拿起手机一看,是顾星南――自己的弟弟,不用讲客气,她便不耐烦地把电话挂了,转头就睡。毕竟顾星南不像其他人一样操心她姐姐的终身大事,于是顾星北笃定他弟找他没有要紧事,可能就是例行的问候,白天工作忙完才想起夜晚来个电话,于是她索性便不想接。

        雨势小了,透过窗上雨滴的灯光显得愈发清晰明亮,马路被下午的滂沱大雨冲刷得很干净,连空气呼吸起来都是难得的清新。

        顾星北目前在北京工作,也算稳定,个人在业内,也是有口皆碑,独自北漂照样吃的很开,如果没有老家那群人天天操心她的婚事,她不知道自己会活的多潇洒,她从小都不喜欢被人管,遇事能避则避,再过一两年,如果真不能顺心如意,那就真的避无可避了,毕竟她家得长辈个个都是老封建,信奉的依旧是传统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那一套,虽然放开了让她自己遇见有缘人就努力把握,终究还是要过她父母那一关,就算她自己完全有能力为自己做主,也是力不从心,所以顾星北才会觉得烦,看多了,甚至烦得她想猝死在工作里。

        顾星北乐此不疲,工作很累,但能让她觉得有能力能掌控住一些东西,好让自己觉得踏实和满足。有时候夜深人静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与这个世界的联系就缩成了那么一点,在一个不粗不细的绳索上,绳索上也有别人,为了让自己觉得安全牢固,只能努力在那个附着点的附近添加装饰品,为的只想让自己存在的那一点点孤单变得光彩夺目。她不是为了众人的仰视,不是为了钱财名利,她唯一的野心就是成为一个名医,如果就孤独一辈子,这世间起码有人还会诚心地铭记她的名字。

        顾星南:“哦,我还以为你在医院发生啥事了呢。”

        顾星北把头斜靠在后座上,有点晕车,可能今天的车,后座位不是特别舒适。

        ‘难道我就等不到真正喜欢我的人吗?’顾星北内心暗自发问,不知是问自己还是在问她一直相信的缘分,问了这么多年,如今似是要放弃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