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玄幻

更新时间:2021-04-05 19:06:31

侯门毒后 已完成

侯门毒后

编辑:隔山隔海作者:梧桐阅读分类:仙侠玄幻 主角:宝妃,李大娘,梁苡薇,张婉娟,张夫人,张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侯门毒后》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主要原因讲诉宝妃,李大娘,梁苡薇,张婉娟,张夫人,张振文,梁以薇,环儿之间的故事。侯门毒后约700000字,评论交流在线阅读!展开

本书标签:


重生之侯门毒妻  侯门毒妃好看吗  侯门毒后有声小说  侯门毒后下载书包网  侯门毒后水沐莲清  侯门毒后TXT  侯门毒后免费阅读  侯门毒后全文免费阅读  重生之侯门毒后  侯门毒后  


精彩情节:

    有人亲眼目睹梁苡薇杀人行凶!

    这话一出来,别说其他人了,就是梁苡薇这个当事人也惊到了,看来自己果然还是大意了。只是梁苡薇面上不显,旁人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这时厅外传来“哒哒哒”的脚步声,可见来人为数不少。却不想竟然是几个家丁抬着李大娘的尸首,一同前来的还有好几个丫鬟家丁。当然,还有那个必不可少的目击证人。

    虽说他们这些下人都是卖给他们大户人家做工的,像李大娘这种签了终身契约的人出了这档事基本都是大户人家草草埋了便是,根本不用惊动官府。

    纵然并非全部都是卖的终身,可毕竟现在出事的是他们这些下人,挑起了他们的危机意识,搞得现在人人自危。哪怕不能跟张府过不去,起码也要把这个杀人凶手拉出来给他们一个交代,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其实说白了,这些人是因为不理解各中缘故,以为梁苡薇在这张府不得势,吃准她好欺负。却不想平日里欺压梁苡薇便算了,梁府闲来无事不会探问梁苡薇。

    可真要把梁苡薇怎么样了,这事可是瞒不住的。目前张府还没这个胆去招惹梁大人,要知道梁苡薇背后站着的可是梁大人。虽然梁大人不喜这个女儿,可终究是他的亲骨肉。

    可偏偏有那些不长眼的……

    “夫人,这事您一定要这梁苡薇给大伙一个交代!照这样下去,谁还敢在这张府做事啊,有没有命出去都不知道了。”众人叽叽喳喳的说道,无疑就是要逼迫张夫人处置梁苡薇这个杀人凶手。

    众怒难犯,饶是张夫人平时在府中再怎治理有方,威严可畏,在这一刻也不敢轻易的发落。幸亏这李大娘当时是已签了终身契约的,如若不是的话这事可就棘手了。

    可是这眼前该怎么办呢?必须得给众人一个交代,不然这样子嚷嚷下去怕是会惊动外面,引来官府的话这事可就难办了。

    “屏儿,你说有人看到梁苡薇行凶,却是何人哪?”张夫人此言一出,厅上立时鸦雀无声。

    “启禀夫人,是厨房里的丫头芸儿。”屏儿话刚说完,张夫人便叫人传这个烧火丫头过来。由于事关重大,这丫头已经在门外,就等张夫人传唤了。

    刚一进来,就看到一个十四五岁的丫鬟颤抖着直哆嗦,可见这件事真的是把她吓得不轻。加上一进来就看到这厅上这样的阵仗,不由得更为胆怯。

    “咳咳……”只见张夫人看到芸儿此番模样,看到主母也不行礼,便咳了两咳。假借清喉,实则是在故意展现她主母的威严。

    可谁知这丫鬟本就胆小,现下又受了惊吓。听到张夫人这么威吓十足的声音,当即“噗通”一下便跪了下去。

    “夫人救命,夫人救命哪!奴婢……奴婢真不是有意的,好可怕,真的好可怕!”芸儿此时已经是崩溃的边缘上,口中喃喃念道着。虽是断断续续词不达意,但拼凑前因后果,大伙也都明白芸儿在说的到底是什么。

    “夫人您也看到了,芸儿一个天真活泼的丫头,就因为目睹这梁苡薇行凶便吓成了这副模样。”

    “像这种穷凶恶极的人怎么可以姑息呢?一定要严惩!夫人,您可一定要还我们一个公道呀!”

    “一定要严惩!”

    “绝对不能姑息!”

    几个资历较老的家丁,看到芸儿如此,于是便趁机壮着胆子喊道。有人开了个头,其他的人也纷纷喊了起来,一时之间厅上闹哄哄的,眼看就要压不住这些人了。

    只见张夫人这个时候也不敢太过于强势,真的惹火了这班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没读过书的就是这样,文化不高,做什么事都是拼着一股热血。热气上脑,便啥事也不会顾虑后果。

    张夫人眼下只能先安抚这些人的情绪:“大家先静一静,先静一静。现在大家先稍安勿躁,我一定会彻查此事!给大家一个圆满的交代!”

    众人在那边闹得不可开交,却不知道梁苡薇这当事人,就跟没那回事一样站在一边纳凉,完全无视那群正在指责她的那群人。

    “芸儿,你倒是好好说一说,梁苡薇是怎么行的凶,杀的人?”张夫人此话一出,众人皆明白了她的话中之意,自己的嫡亲侄女也是连名带姓的喊,任谁都知道她不亲这个侄女。张夫人这句话就差直接说:你可放大胆尽管说,我不会给那个女人撑腰的。

    可这芸儿此时哪还会去猜测张夫人的意思,一听到张夫人让她说当时的情况,便将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大概在半个时辰前,我奉命去后院取水。可刚到后院就听到李大娘在打她,我一时害怕,便躲在了回廊处不敢往前。本来是想等李大娘走后再去取水的,可突然……突然……”

    显然芸儿说到了此处尤为的惊惧,在那边眼泪又“噗噗”直冒了下来,一时间哽咽着说不出话来。

    倒是这张婉娟人此时却出来安慰着她:“芸儿,你无须害怕。这会人这么多,没人敢对你下手,你可大胆说出来。”

    虽然张婉娟心思不单纯,用意只在于往梁苡薇背后捅刀子。可对于这时候心里防线超低的芸儿来说,这句话确实安了她的心。

    “我看到大娘跟梁苡薇两个人扭打在一块,然后……然后大娘就掉到井里去了!接着,大小姐就到了,跟梁苡薇在那里争吵,于是我便趁着混乱离开后院了。”芸儿抽泣地说着。

    话音刚落,便有人出来用担架抬着李大娘的尸身进来了,说是在井底打捞上李大娘的尸身。经检验李大娘心头仍然是热呼的,时间上与芸儿说的并无什么出入。还有好几个人出来证明早上确实有看到李大娘拿着鞭子往后院去了,而当时井边只有梁苡薇一人。

    这桩桩件件,所有的证据皆指向梁苡薇。张夫人跟张婉娟两人其实现在心底已经确定是梁苡薇杀人,其实两人内心都暗自窃喜着。

    由于笃定确实梁苡薇犯下的罪行,张夫人也不急着给梁苡薇定罪。毕竟证人话说完了,也得给她这个当事人一个说话的机会。

    “梁苡薇,你还有何话可说?”张夫人虽是面子上给梁苡薇一个辩解的机会,可话语中却明显已是认定,梁苡薇就是杀人凶手。

    可梁苡薇却是不慌不忙,也没有正面回答张夫人的话。而是慢条斯理地走到了芸儿的面前,只见其神色严肃不怒而威:“你亲眼看到我杀了李大娘?”

    而芸儿才刚好转的情绪,因为梁苡薇这句没有多大的起伏的话语而又开始澎湃了起来。毕竟亲眼目睹了李大娘死在了她的手下,看到她就犹如索命无常,格外的吓人。

    “我……我……”

    梁苡薇见芸儿胆怯得只敢在那旁呢喃,说了半天也没回答上她的话,又再问一次:“你真的亲眼看到,是我把李大娘投尸井里的?”

    由于当时李大娘跟梁苡薇两人扭打起来的时候,芸儿看到的其实只是梁苡薇的背影,所以对于当时的情况芸儿其实看得也并不真确。

    这会儿梁苡薇突然这么疾言厉色的问着芸儿,使得本就惧怕梁苡薇的芸儿一下子思绪混乱,情绪崩溃,只得抱着头拼命喊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没有看到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你们都别问我了,不要再问了……”

    这一下子,事情的发展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为什么梁苡薇会这么淡定,完全不在意别人对她的指责,就好像笃定别人治不了她的罪似的?又为什么刚刚直言亲眼看到梁苡薇杀人的芸儿,这会儿却又反口说她什么都没看到呢?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脑中皆出现了疑惑。

    可是有好几个人看到李大娘前往后院,而当时后院确实只有梁苡薇一人。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而李大娘确实是从井底下打捞上来的,这也是事实。

    种种的可疑,皆指向梁苡薇。可梁苡薇并没有承认杀了李大娘,芸儿现在又说没看到,那就等于是并没有人看到梁苡薇行凶。

    张夫人内心暗自琢磨着,可越想越是感觉这事透露着古怪:“梁苡薇你自己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梁苡薇只是挑了一下眼角,看了一下担架上李大娘的尸身,讪讪然的道:“她,是自己找死的!”

    李大娘自己找死的?

    此言一出,众人都不禁开始窃窃私语:“梁苡薇在说什么?李大娘自己找死的?”

    “怎么可能?看李大娘不像是自寻短路想不开的人,怎么会去投井自尽呢?而且不是有人看到李大娘过去找梁苡薇麻烦了吗,又怎么会自己去死呢?”

    不过众人倒是很守本分,尽管不相信却也没有直接上前跟梁苡薇辩驳。倒是张夫人耳尖的听到众人的话,沉声问道:“梁苡薇,事情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给好好说清楚!”

    梁苡薇闻言后依旧面无表情,情绪也没看出有任何波动。跟张夫人一阵眼神交锋后,在张夫人快败下阵来的时候,只见梁苡薇开口了。说话的时候还是已那慢条斯理的语速说道:“她自己找死的,又与我何干?别府里一出了个死人,就净往我身上栽赃。”

    李大娘张婉娟小说名字叫做《侯门毒后》,这里提供李大娘张婉娟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侯门毒后小说精选: 此时的梁苡薇慌而不乱,只见她急中生智拿起一边的木桶,悠哉悠哉的打起水来。往井里扔下木桶前,还不忘先看下井水中的状况。 果然是这样,如此便好。 就在梁苡薇奋力将水桶拉上来的时候,走廊处拐角的人也到了。由于方才与李大娘的搏斗,现在梁苡薇的体力也已渐露不支。一桶水打上来后,整个人气喘吁吁,看得出着实累得慌。 “我当是谁在这呢,原来是你。也是,除了你之外,还有哪个下人会这么笨手笨脚的,一点点小事都干不好。”说这话的赫然是张府的…

    此时的梁苡薇慌而不乱,只见她急中生智拿起一边的木桶,悠哉悠哉的打起水来。往井里扔下木桶前,还不忘先看下井水中的状况。

    果然是这样,如此便好。

    就在梁苡薇奋力将水桶拉上来的时候,走廊处拐角的人也到了。由于方才与李大娘的搏斗,现在梁苡薇的体力也已渐露不支。一桶水打上来后,整个人气喘吁吁,看得出着实累得慌。

    “我当是谁在这呢,原来是你。也是,除了你之外,还有哪个下人会这么笨手笨脚的,一点点小事都干不好。”说这话的赫然是张府的千金,梁苡薇舅母的女儿,张婉娟。

    张婉娟的这一句话,除了嘴上说梁苡薇笨,实际上也是压迫着梁苡薇,一句话便将她归为府中下人一类了。只观她说话间,语气是全然的不屑,配上她那满脸的鄙夷,整个人看起来可谓是尖酸刻薄的典范啊。

    梁苡薇听了这话也不怒,依旧慢悠悠的将打好的水放在地上。转身面对张婉娟之际,还顺手将耳际方才被李大娘抓散的头发抚到耳后。虽然此时的梁苡薇一身粗布麻衣的,但仍然掩不去她那绝色的容貌,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竟也如此的风姿。

    张婉娟就这么看着梁苡薇,一时不禁呆了。待到她反应过来,一时嫉妒与恼怒冲于脑际,于是便又开口道:“我跟你说话呢。你是哑了吗?看到本小姐来了也不过来侍候着,讨打了是吧?”

    听到这话,梁苡薇的嘴角不由的漾起一抹几乎看不出的冷笑。不是要比轻蔑吗?看谁先沉不住气。只见她将张婉娟从头到尾打量一翻后,才以缓慢的语速说了一句:“哼,果然还只是个小孩子!”

    “你……我看你真是讨打了!”说完就拎起拳头准备上前给梁苡薇好看了。却不想脚下一滑,差点就这么摔倒了。张婉娟惊魂未定,待站稳后,才发现原来地上有这么一大滩水。

    这时梁苡薇才讪讪然的说道:“表妹,走路可得当心点啊。不然一会摔倒了,可还得去跟舅母哭诉呢,这都这么大了,也不知道糖还哄不哄得住?”前半句虽说是关心张婉娟,可这后半句看似自言自语的话则又再次将张婉娟比作动不动就得找娘哭着要糖的小孩子。

    张婉娟本就任性自大,这时听到梁苡薇明里暗里对自己的鄙视,哪还沉得住气?当下就上前欲给梁苡薇一巴掌。

    见张婉娟上前,梁苡薇便防备着,这时张婉娟的攻击根本就讨不了好。梁苡薇侧身避过这巴掌的时候,左边的腿却一动不动的。急冲上来的张婉娟压根没想到梁苡薇留有这么一手,就这么一绊,右脚膝盖一弯,直直的撞在了地面,整个人就这么单膝跪着。

    见此状,梁苡薇嗤之以鼻:这一家子教训人的方法还真是一模一样,半句不合心意就是要赏耳光,全然没有一丁点的新意。

    可不想,张婉娟这一跪,倒像是入定了似的。眼睛直盯盯的,就这么盯着井沿,竟也没起来跟梁苡薇讨说法。

    梁苡薇稍觉不对劲,便顺着张婉娟眼神望去,却不想看到了井沿上的血迹。这是怎么回事?梁苡薇心下暗自盘算着:自己刚刚在与李大娘搏斗的时候,并没有任何破相的地方,这血迹不可能是自己的。算来算去那沿上的血迹想必是李大娘摔倒的时候留下来的。

    只见张婉娟将眼神从井沿抽开后便四处张望着,心底也在寻思:“刚刚娘亲明明命李大娘在此好好盯着梁苡薇,可为什么此时只梁苡薇一人在这里,李大娘哪里去了呢?照李大娘平日的作为,断是不会留下梁苡薇一人在这里的。”

    再观这后院一片狼藉,张婉娟心里更是疑惑重重。用疑虑的眼神望着梁苡薇,似乎想从梁苡薇眼里看出点什么。

    梁苡薇自是知道此时张婉娟的怀疑,只是她也深知自己现在万万不能慌。在这个时刻,她必须要淡定。如此打定主意后,梁苡薇就这么直挺挺地站着,任由张婉娟打量。

    张婉娟并没有从梁苡薇脸上看出什么怪异之处,唯一不同以往的便是梁苡薇那股打从眼底深处散发出来的自信。

    这时的张婉娟站立起来后也并没有急着跟梁苡薇清算刚刚绊倒她的事,开口却是先问李大娘:“梁苡薇,李大娘呢?我刚刚明明看到她往这边过来了,怎么这会反倒不见她的人影了?”

    张婉娟不敢明目张胆的说出其实是她娘亲让李大娘过来招待梁苡薇,便三分真七分假的质问着梁苡薇,说话间隐约也收敛了些微。

    只是此时的梁苡薇也跟着她打起了太极,明亮的双眸眨巴着,看似非常疑惑的说道:“是吗?只是我在这打水时,便没看到此处有什么往来人。李大娘此时也应该是在舅母身边侍候着才是。倒是表妹你这个时刻来这里,却是为何呢?”

    三言两语,便将张婉娟的疑惑打回去。梁苡薇这是很明显的告诉她张婉娟:我没看到李大娘,倒是你张婉娟此时出现在这里明显是来找我梁苡薇的茬。

    张婉娟也意识到了梁苡薇话中之意,一时之间无以应对,总不能直接跟她梁苡薇说我就是来找你茬的。但若是不回答,不就让她坐实了自己的无故找事吗?

    故而张婉娟虽然心虚,但嘴上仍然不落人于下的说到:“本小姐爱去哪里就去哪里,你管得着吗你?”

    此时的梁苡薇依旧是那副意尽阑珊的模样,看着张婉娟那副娇纵的样子也仅是冷笑了一下便一笑置之了。

    张婉娟被梁苡薇这般鄙视自是受不了,对上梁苡薇便咄咄逼人地质问道:“梁苡薇,你说你没看到李大娘,那这井沿上的血迹又是从何而来的?你说呀!”

    梁苡薇闻言,直直的望着张婉娟,硬是把张婉娟望得心里毛毛的。眼看张婉娟已落在劣势,梁苡薇这才悠哉悠哉的拿起一旁的水瓢,从木桶中舀起一瓢水竟直接往那斑驳的血迹上一泼,便严肃的问道:“哪来的血迹?”

    张婉娟想不到梁苡薇竟这么大胆且利落的毁灭证据,一时竟有点结巴的道:“你……你大胆!竟然敢毁灭证据,未免自恃过高了吧。你就是傲,你也要给我有个分寸。”

    这时的梁苡薇眼神凌厉的对上张婉娟,说话语气极其的霸道:“我哪怕再怎么不得势,依旧是你的表姐,是你们张府的表小姐。我就是傲,你又能怎么样!”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