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21-04-09 02:03:28

阴阳诡录 连载中

阴阳诡录

编辑:对酒眉作者:韩月初分类:灵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上错坟拜错鬼  是缘分但是天定  各种民间灵奇事件古老的传说你是否可以听过。我们看见的世界是否可以是真实的的世界  本书再打开一扇你可能会据说却不曾没见过的世界大门,各种奇人奇事可能会是你身边最不不起眼的的那个他。  董观行十馀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向南。观问习,习曰“此俗所谓奈河,其源出于地府。观即视,其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宣室志】。。展开

本书标签:


阴阳诡匠人物介绍  阴阳诡匠有没有女主角  阴阳诡店txt下载  阴阳诡匠下载  小说阴阳诡匠  阴阳诡匠女主角  阴阳诡事 小说  诡世阴阳录在线阅读  阴阳诡录之背阴少年  


精彩情节:

      “酆都,嗯,还不错,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说着便走向一家早已经关门打烊的客栈。“咚咚咚~~~”。敲了几声,不见回应。准备离开时,客栈内传来轻声的问,“谁啊?是人是鬼?”。“我,我是人,不是鬼”。他迷茫了,脑袋空白,人,真的是人吗?“哦!你等一下,我给你开门”,门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老妇人,弓着腰,左手拿着油灯,给人最印象深刻的便是老妇人满脸的麻子了。“小伙子,你怎么一个人啊?今天可是十五哎!”。“十五?今天是十五!?”疑惑望着老妇人。“小伙子外面冷,快点进来吧!”老妇人让开身子让他进入了客栈。老妇人伸头望着门外看了看里面的他关上客栈门。“小伙子你哪人啊?怎么不穿衣服啊?不冷吗?年轻人啊!”老妇人打量着他摇头说道。“我,不知道”皱眉。“孤儿吗?真是苦命的孩子!那你叫什么呢?”老妇人叹息。“或许我是孤儿吧!?我的名字?名字?!我是谁?”他又陷入了。耳边响起了熟悉的话“时间到了”虚无缥缈。“什么时间到了?到了会怎么样?啊!头疼!”抱着头思考着。“唉,真是可怜的孩子”老妇人的双眼湿润了。老妇人抚摸着他的头安慰着“想不出来,就别想了,累了,睡觉吧!一觉醒来就会想起来了”。他感受着从未拥有的温暖,从内心深处感受到温暖,渐渐的闭上了双眼,沉沉的睡去,安静略显祥和。

      七月十五鬼门开,活人今夜勿出门。

      沉睡的他,显得与这个天地格格不入,犹如鹤立鸡群,独特,孤单。

      忘川彼岸花红衣,肠断奈河白素缟。

      酆都城门口有两三个身着黑色铠甲,手执长枪,像一棵大树一般矗立于那,一动不动。“那个谁,屏气不要多说话,我带你进入酆都,一定要记住”鬼差转头向他好心告诫。“知道了”微微点头,屏气跟着鬼差走着。走到离城门口还有些许路的时候,被守门两边的阴兵用枪拦住,“不可擅闯鬼都,可有路引?”其中一位阴兵带着不可抗拒威严问道鬼差。

      “到了”鬼差望着不远处灯火珊阑的城门。此时此刻的酆都不显往日的热闹,原本灯火通明的夜市也在今晚熄灯不语。

      酆都便是鬼城,鬼城内又有“阎王殿”,“鬼门关”,“阴阳界”,“十八层地狱”等一系列阴间机构。阳间的人死后,灵魂脱离肉体,将被鬼差押送至酆都的阎王殿,听候阴间的主宰阎罗王的审判,入轮回,轮回六道。

      “时间到了,轮回即将开始,而你,准备好了吗?”

      董观行十馀里,至一水,广不数尺,流而向南。观问习,习曰“此俗所谓奈河,其源出于地府。观即视,其水皆血,而腥秽不可近”。---【宣室志】。

      阎王殿,阎罗王。“天道令:打入轮回。”不容抗拒的声音对着阴间之主的阎罗王吩咐。“谨遵天道令”阎罗王恭敬的答应。模糊不清的身影渐渐消失于阎王殿。望着消失的地方,这位阴间之主生平第一次叹了一口气。双手背放向着阎罗殿之巅阎罗王的王座走去,威严的坐着闭上虎目,双手放在百鬼伏跪的案台上,刹那间,阎罗殿出现了两个鬼,一个身着白衣白发及腰,另一个黑衣黑发及腰,两鬼黑白分明,他们的出现给整个阎罗殿增加了寒气。“不知阎罗王有何吩咐?”恭敬无比。“黑白无常听令,执天道法令,捉拿逆仙---辰,打入轮回”。“是,谨遵法旨”。说完便离开了阎罗殿。

      鬼差微微一躬,显示尊敬。从怀中掏出十几张粗纸,长三尺,宽二尺,每张上面都印着“酆都天子发给路引”“普天之下必备此引,方能到酆都地府转世升天”。上面还印有阎王的图像,下方印着“酆都天子”,“酆都城隍”,“酆都县府”三个大印。阴兵拿着路引略微一看,便交还于鬼差。“走吧”。鬼差将路引放回怀中,看了一下后面的一群喊道,“走了,时间到了”随即又看了一下鬼群中的他。跟着鬼差缓缓进入城门,两旁的阴兵打量着一群鬼,“等一下”阴兵似飘似走般来到鬼群中的他,用鼻子嗅着,他低着头屏气,鬼差紧握双手,深怕被阴兵发现他的气息,“怎么会有活人的气息,奇怪?”阴兵就这样在他周围不停的嗅着,他屏气,脸已经涨红。“走吧!”阴兵皱了皱眉并不显眼的眉头。鬼差听到这句话,原本绷紧的身体不由一松,拉着一群鬼不由加快了步伐,一行就这样有惊无险的飘忽进入了酆都。

      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

      门外却是阴火通明,鬼拿着阳间亲人烧给他们的纸钱买着在鬼都生活的物品,与阳间无二,唯一不同的是,温度,这里很冷,冷到骨子里。

      佛说;前生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夜,萧索的泥泞小道,放眼望去空无一物。不知几时一个身着破衣的男子出现于道路中间,手里拿着一把寒光泛泛的剑,带血的脸颊显的他很疯狂,萎靡的眼神却又让人觉得他很累。天公不作美,夜下起了雨,雨水洗淋了男子的污垢。雷声滚滚,雷电好似一把巨剑,想要把这苍穹一分为二。一道碗口粗的雷电直击小道上的男子,男子身上的衣袍被雷电毁灭,体无完肤,男子重重的跪在地上,手执剑仰望苍穹,荼蘼的眼睛睁开直视苍穹,深邃的眸子显得坚毅,他想告诉天地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心。滚滚乌云凝聚一团,从云团里传出瓦釜雷鸣般的声音,令;汝妄自逆天改命,罪无可赦,天道恕其罪,剥夺仙体,打入凡界,尝尽万世轮回。“哈哈,天道不公,何须做作,跪于此处,听之任之。凡与仙不过一层天罢了。”男子仰天大笑道。天雷声更加震耳。“放肆,执;天道令!”乌云中三道雷电急速而下直击男子,“哈哈,命由己造,相由心生,世间万物皆是化相,心不动,万物皆不动,心不变,万物皆不变。”男子闭上眼睛等待着天道的令法。雷越来越进,眨眼睛,两者相碰,万丈光芒闪烁不已,许久之后,一切的一切都结束了,男子躺在湿漉漉的泥泞小道上,旁边躺着那把依旧寒光泛泛的剑,乌云散去,小雨滴打在他的脸上。时间是不等人的,时间在不断的流逝,而他依旧躺在那,周围显得还是那么寂静,荒芜。春,万物复苏,而他却死一般安静。夏,暑雨祁寒,一切都没变。秋,西风残照,最后一丝光线打在他刚毅的脸颊上。冬,白雪皑皑,小道上已经看不见他的的身躯,恐怕已被雪掩盖了吧。时间如白驹过隙一般,缓缓流逝。但是对于他却显得微不足道。又是一季,又如那时一般,苍穹降下小雨,滴打在他的脸上,突然,一道雷击打在男子身旁,男子睁开双眼,恍惚中他听到耳边有人对他说“时间已到”,他坐起,双手盖在脸上,揉着双眼,“啊!头好痛”。抱着头斜躺在地上。许久之后,他站起来,眼睛不再复那时的深邃,有的只是迷茫与痛苦,自言自语道“我是谁?我在哪?我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什么?啊!头痛”。缓缓的移动着步伐,漫无目标的向前走着。夕阳下的他显得是多们孤独。一道亮光闪过,一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出现在他曾经躺着的地方,老者望着他离开的方向,长叹“本有今无,本无今有。三世有法,无有是处。望你如凤凰涅槃般重生于此天地。”老者眼角余光扫到了他的剑,剑还是那把剑,人却不是那个人,可悲可叹。“唉,本帝先帮你保管此剑吧!”老者的模样渐渐模糊,就这样消失在这天地之间,好似从来没出现过一般,寂静的夜给周围添加了神秘的色彩。望着夜幕,长叹“我要去哪?我又能去哪?”缓缓低下头,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一直向前。刹那间,月黑风高,夜色变得黑暗给人一种寒冷的气息,他却一直走着,走着,小道仿佛没有尽头般,前面的道路黑暗,寒冷,他却这么走着,向前,向着未知的道路走着。七月十五鬼门大开。“走,赶紧走”一个身着黑色衣服手里拿着铁链驱赶着前面一群死气沉沉的人,或者不能说是人!队伍里一个小女孩抬着头,两眼水灵的望着黑衣人,奶声奶气的问道“叔叔,你是谁啊?要带我去哪啊?是不是带我去玩啊?”黑衣人望着她,微眯双眼,轻轻叹气边走边说“叔叔没名字嘛,时间太久了,忘记了,你可以称呼叔叔为鬼差,叔叔现在带你去一个叫酆都的地方玩,里面可好玩了,有吃的,有玩的。”说玩抚摸着小女孩的头。小女孩嘻嘻一笑,“鬼差叔叔真好”。死亡与夜色为友,揭开了黄泉的一角。他低着头向着他们走去,他们向着他走来。一切仿佛被安排好似得。两者相碰,“你是谁?”鬼差惊问。“我是谁?你知道我是谁吗?”“这!等会,你怎么能碰到我?”鬼差满脸惊讶,但是在他黑夜般的脸颊上并不显眼了。“不知!”长叹一声,叹息中包含了多少辛酸与痛苦。“你有阳人的气息,并不是鬼,难道你有法眼!”惊讶之后的了然与不解。“是吗?或许是吧!?”事不关己的语气让人无奈。他继续走着,周围的一切都跟他没任何关系。“鬼差叔叔这个哥哥好可怜啊,你能不能帮帮他”小女孩拽着鬼差的衣服嘟着小嘴求情。孩子或许是最善良天真的了。“呵呵,好吧!”鬼差笑道。“喂,那谁,要不你跟我去酆都吧,找个地方休息好好想想你是谁,如何?”停下脚步,转过头来用颓靡的双眼望着鬼差,生涩的说了一句“谢谢”。“不用,我也是看在你有法眼的缘故上,一般凡人可不能在今天去酆都”鬼差轻笑。“法眼,何物?”“你是不是法眼,我也是猜的,毕竟法眼可不是术士能够拥有的,只有、、、呵呵,算了,当我没说。”鬼差闭口不言,心里却想着“我为鬼差,阴阳眼只能看到我,绝对碰不到我,他是谁,怎么会有法眼,难道是哪位初地菩萨?算了,管它呢!”。“哦!我不知道什么法眼”略有所思。“走吧!离酆都鬼门打开的时间不远了,走,加紧赶路,你就跟着我吧!”说完,又抓着铁链驱赶着一群鬼。“好”思考着一切,回忆着一切。眼神突然不再颓靡而是坚定,就这么走着,他有了第一个目标---酆都。阎王是让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

      离开城门口,他深吸一口气,抬头看向前方的鬼市。阳间此时没有了喧闹,剩下的只有往日不曾有过的寂静,此时的阴间却热闹非凡,一年一度的鬼节,让那些鬼离开森严的地府,在阴阳交换的日子,玩乐。

      “就到这吧,你自己独自先逛逛鬼市吧,我先去将这群鬼送到黑白无常那”鬼差说完便拉着一群鬼走向阴阳交换的空间通道。“好,多谢”他微微点头。望着鬼差越来越远,他转身环视整个鬼市,比之阳间的夜市不逞多让,来往的鬼话不多,就算有也是窃窃私语。鬼市卖着阴间鬼用的各种物品。最多的便是蜡烛和衣服。一些人死去后变成鬼并不想早点投胎便生活在鬼城,就这样老鬼,新鬼,不断的叠加,鬼城便形成了如今一番样子。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