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小说

更新时间:2021-07-11 02:03:53

秦时铁书 完结

秦时铁书

编辑:风月瘦如刀作者:言堰分类:灵异小说

最新更新:更多章节

小说简介:张宇中,洛阳人士,祖辈倒斗发迹。家传有一萧散时留下的的铁书,什么时候留下的来的,了难以可考了。只明白这卷铁书是祖上一位先祖从某位将军的墓中摸出的,留下的的仅有刘家几代都难以解开我的谜底。而解开我谜底的钥匙确在其他古墓的铁书上。张宇中,二十四岁,这座小四合院的主人,祖辈都是倒斗发的家,到了张宇中这一辈。祖传下来的手艺连三成都没学会,但是比起大部分拿着洛阳铲整天没事找个小山丘随便乱挖的地老鼠可强多了,这几年也开过不少肥斗,还上过一次宝殿,有了小点名气,又是家里排行老二,所以人前人后大家都会以张二爷尊称。。展开

本书标签:



精彩情节:

      看着李拐子一拐一拐的走远了,我起身走到房门前把门带上,然后向地下室走去,进了地下室我顺手把地下室的们也带上,这是一个四方形的地下室,大概有80平方米,高大约三米多,顶上被我吊着很多硫磺和磷,这两种东西混合起来燃烧的特别快,机关连接在一楼茶具底部,点着的话,雷子一进门,没走到大厅东西基本就烧完,什么都不会留下来,东西南三面各自放着有两个架子,架子上边都是一些倒斗出来的物件,在北面墙上雕刻着一副壁画,墙角下有一副棺材,这副棺椁是老板从某个倒霉的墓主人墓里弄来的,当时为了这副棺椁老爸和我不知费多少劲,买通了多少关系才把这东西弄到地下室,还差一点让雷子抓个正形,结果棺椁到手后,买家竟然不要了,老板一气这下就把买家两条脚打断了,本来打算把棺椁烧了,一干二净,但是到下手的时候老爸又舍不得结果棺椁就这样安放在地下室了,还有里边已经腾空了,不然怕是我每次下来地下室都要在墙色点蜡烛了,棺椁右下方有一个铁箱子。

      我把手里的拓本又看了一遍,然后递给了李拐子说道“这是什么东西,不认识,但是你李拐子没诚意阿。想让我帮你认东西还只给看一半?”

      “另一半在古墓?呵呵,上批进那墓里的人要折了多少好手才会把另一半留下古墓里阿?那班要钱不要命的地老鼠我可比你了解的多阿,如果有什么理由让他们连那一半的铁书都要,只顺出了一半,那一定是墓里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或者出了什么东西,你是想让我进去给那些见不得光的东西改善生活吗?”看着他我笑笑的话着,但双眼冷冷的盯着他。

      老实说这本书我已经看了不少几百遍了,直到现在我还没搞清楚哪怕一个文字,甚至有一段时间我疯狂进斗想找到和铁书有联系的物件,但是每次都无功而返,想到这我又泄气了,那铁书又放回箱子里,锁好后我也从地下室走了出来。

      我忍不住笑骂了两声,也挂掉了手机,然后朝沙发走了过去,心里对拓本的事还是毫无头绪,如果铁书是真的,那说不定这墓还真是个龙楼,要不要把千手一起带去呢?但是连那些不要命的地老鼠都放弃了那半卷铁书,那这墓里的危险应该不低,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这帮地老鼠连钱都不要了呢?难不成还真有只大粽子不成,带着千手这小子会不会有危险,虽然这家伙也和我下过不少次斗了,但是太冲动了,见什么都想顺。我起身出了门,朝门前的一个小广场走去,这个广场里我离很近,近来我一没事就会去广场看那些老人们下象棋,看着眼前的两位老人家大眼瞪小眼,好像对方是个贼,一不注意就会把棋子偷移动位置似的,我忍不住就笑了出来,想着想着一段悦耳的铃声响了起来,我拿起手机,这是一个陌生的电话,这个时候一般没人找我,会是谁呢?“喂,你找谁。”“喂,你好,是张先生吗?我是**快递公司的员工,请问你的地址是..”接着电话里的人就把我家的地址念了一遍。“快递公司的?这是我的地址没错。”嘴上说着我心里却是在想谁会给我寄快递阿,我在外地没认识几个人阿,也就几个倒斗的阿,难不成有人倒斗后还寄给我?想到这我就笑了,为自己有这种念头笑了起来。“张先生,有你的邮件,我现在在你家家门口,麻烦你过来签收一下”“好的,稍等一下,马上就来。”说着我挂断了电话然后朝自家门口走去。很快我就来到了家门口,就看见一个身穿快递公司制服后背写着**快递公司的人站在我家门口,见我过来马上就说“张先生是吧?麻烦请签收”我签好名字后打单子递了回去,只见他从摩托车后面的箱子里拿出一个大小也就比两个打火机大一丁用纸板包起来的小物件抛给了我,然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现在的快递公司真是签名和不签名两态度,心里想着,我也回到了里屋,打开快递,里边是一个U盘的包装盒,打开盒子一看,还真是个U盘,什么人寄这东西给我阿,好奇的想着,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把U盘连接上。U盘里除了一个视频什么都没有,我随意的打开了视频,镜头锁定在一张桌子上,灯光很暗淡,应该是晚上的时候录制的,等了一会,还是什么都没有,就一张桌子,我甚至开始想会不会那个小子捉弄我的阿,就在这时,视频里传出了一个男人说话的声音,这个男人的声音很难听,就像电视中某采访节目要求修改的声音一样,应该是视频经过了某些修改。“我想你不知道我是谁,你也不用知道,你只要知道我对你没什么恶意就行了,你已经看过那些铁书的拓本了?看过拓本之后你是否想下那座古墓?”我一愣,心想谁怎么无聊阿,怎么知道我看过拓本了,李拐子?这念头刚一起来,视频里就出现了一双手,这双手惨白惨白的,毫无血色,指甲很长,奇怪的是指甲的颜色呈淡黑色,咋一看根本不是活人的手,一个活着的人不可能长出这样的一双手,我不经打了个激灵,只看那双手里拿着一个圆形的物件,一看之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起身朝地下室跑去,可没等我走几步,手机就响了起来,悦耳的铃声打断了我接下来的动作,我拿起手机,奇怪的是,手机没显示如何号码,我疑惑的按下了接听按键,电话里马上传出了一个沙哑的男人的声音。“别急着走,先看完视频吧,那卷铁书不是你地下室那一卷。”“你是谁?你在监视我?你怎么知道我也有一卷”我几乎是反应反射回答了一句,接着我就开始慌了,一想到他现在看的到我,可能是那个拥有一双毫无血色不像活人的手的主人现在在看着我,突然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就冒了出来,但是我马上又强装镇定起来,电话里又传来那个人的声音。“呵呵呵呵,你先看完视频。”说着他就挂断了电话,我发誓他的笑声比哭还难听。收起电话,定了定神,我慢慢走回到电脑前,坐了下来,这时视频里的那双手已经开始把这卷铁书慢慢的展开,我一看,的确不是我手上那一卷,这一卷品相极好,如果不是颜色太过暗淡很多地方褪色了,几乎跟新的一样,而我手上那一卷品相不是很好,边缘很多地方都开始腐蚀氧化了,只是不影响中间的文字记载,不过有一点跟我手上的这一卷相同,就是我依旧一个文字没看懂。“你现在看的到是第五卷,而你们张家人手上那是第二卷,这些铁书的来历已经无从考证了,一共留了几卷没人知道,但是已经出现了三卷....”我听着听着感觉总是那么不对劲,但又想不起来哪里不对劲,突然我猛的站了起来,一拍自己脑袋,暗骂“我他妈真是猪阿”这段话说的太慢了,短短几句没营养的话他说了差不多有两分钟之久,视频里的人在拖延时间,我的四合院旁边没有较高的楼房,最高的一栋才八层,但是离我家很近,只有短短不到几十米的距离,如果想监视我就必须选择这栋楼房。我立马回头看向窗子外面,引入眼帘的是一栋八层的楼房,这栋楼房我很熟悉,楼房下有个下健身广场,前段时间我天天在哪里陪老人下下棋,打打牌,我刚刚才从哪里回来呢,我想都不想立马拔脚就向那栋楼房跑了过去,在跑的路上我已经确定了可以看到我房子里的几个窗户,也就四五六这三楼,太高了反而看不到我屋里的情况了,转眼我就到了楼房的大门,还好这栋大楼没电梯,顺着楼梯就开始往上爬,边爬我还边想还好这楼没电梯,不然我就一个人都不知道要堵哪里好了,马上我就到了四楼,转眼一看,几个老人家在那个可以看到我家窗户下面摆了一麻将桌,因为窗户离楼梯口很近,我甚至还看到一位老人家手中的牌是大四喜,这个念头一个我就开始骂自己了,妈的什么时候了还管的了大四喜。当我爬上五楼的时候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五楼的窗户旁边没人,我转身想再往上爬,但是立马我就停下了,转念一想,不行,我现在这样子,上气不接下气的,上去了,没人还好,如果有人,就我现在这喘气速度,打又打不过人家,别到时连跑的力气都没有了,怎么一想,我就再楼梯口坐了下来,心想如果上边有人,有本事不用楼梯从六楼下去我也认了,我足足喘了有接近一分钟。这才站了起来,慢慢的爬上了六楼,转头一看,这一看我全身鸡皮疙瘩全起来了,全身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我都不相信我看到了什么。这是一个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东西,大概八十公分高,有人的形状,全身臃肿的像个发育不良的畸儿,绿油油的,身体还在往外面滴这好像唾液一样的液体,两只白茫茫的眼球子直勾勾的盯着我看,站在哪里一动不动。我也这样站着一站不动,不是不想动,而是吓的,脑袋里就跟浆糊一样,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神经突然被一阵手机铃声拉回了现实,我反应过来后立马拔脚就跑,一下子我就跑到了三楼,喘着气这才想起手机一直在响,我迷迷糊糊的按了接听键,手机传出来的声音让我又是一个激灵,是那个男人的声音,但是马上声音的内容让我的恐惧转向了愤怒。“喜欢我留在六楼那件小木偶吗?”手机中传出这样的话语。我大吼一声,直接把手机砸在地上,接着就向六楼爬去,一想到那个木偶,我就心里发毛,心想也不知道那个电话里的人有没有骗我,没骗我倒还好,要是他骗我,我自己跑上来不是羊入虎口了,我慢慢把头转向了窗户旁边,只见那东西还是一动不动的站在哪里,看着不像个木偶阿,心里一陈祷告,我的姥姥阿,你可千万别动阿,我盯着那个东西看许久,越看越气越看越气,突然我向前猛的一冲,一把抓起木偶就从六楼扔了下去。回家的路上,越想越憋屈,这次真是丢人丢到姥姥家了,想我肥斗宝殿不知道下过几回的人了,竟然让一只公仔吓的连脑袋都当机了,动都不敢动一下,对那个电话里的人狠的咬牙切齿。回到家了,我用家里的固定电话给千手打了个电话,让他过几天跟着我下那个龙楼,又让他帮我买部手机和手机卡给补回来,这小子一听又可以下地,还是个龙楼,兴奋的连连问我什么时候,我现在正在暴怒的状态下,随便的打发了他两句就挂了电话。

      “张二爷,您这不是为难我这个拐子嘛,这事可不好难阿,毕竟东西不在我手里阿,上边也只给了我这张拓本阿。”李拐子脸色为难的道。

      “张二爷,您考虑的如何了。这可是座龙楼阿,以你的身手错过了那就太可惜了。”李拐子献媚的说道。

      从他进门开始我就没打算让他久留,总感觉这人贼眉鼠眼的,让人看着就不舒服,心里也一阵冷笑“呵,还龙楼呢?这回不知道又会用着个诱惑多少地老鼠去给他卖命了。”

      (老种:指有一定年头的翡翠。生玩:指新出土的文物)

      (山上搬柴山下烧火:指家传下来的手艺)

      “张二爷,瞧您说的,你要想看另一半,那你这趟龙楼可不要错过了阿?我想这拓本的价值您一定知道吧?能出这东西的就算不是个龙楼怎么也要是个宝殿吧?”说着李拐子摇摇手里的拓本又放回怀里的兜里去了。

      “你说啥?摸不到?你当我千手是白叫的,你就再家里等着收东西好了”说着千手愤愤的挂掉了手机。

      “龙楼?这世道只要是只地老鼠在荒郊野外刨个坑,你都能叫成龙楼了吧?”我不可置信的回道。

      李拐子摸着下巴,深思了一下道,“这。。。张二爷,要不我请示一下上边,看看情况如何,您看怎么样?但是东西绝对是真的。”

      我顺手就把拓本接到手里,定睛一看,顿时我的脸色就变了,霎时间我就像起老爸临终前对我说的话,“宇中,你千万记得咱家那卷铁书不可示人,一定要保住这卷铁书,当这卷铁书保不住的时候就将铁书毁掉吧。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咱们父子两只好对不住祖先了。”我一直以为爸爸或者爷爷应该知道一点铁书中记载的事什么,但是他们到死都没有告诉我,我再看向我现在手中这张拓本,却发现并不是我家留传下来的那一卷,也就是说着是另外一卷,我顿时兴奋起来,虽然我看不懂里边记载的是些什么,但是那些文字,说是文字到不如说是符号来的贴切,从文字雕刻的深度、字迹、都表明了这和我家的铁书是出自一个人之手,甚至记录的都可能是同一件事,我一直很清楚我家的那卷铁书并不完整,如果我手上的拓本是真的,那我不是有机会知道铁书到底记载着什么了吗?

      我心里暗暗吃惊,好大的手笔四个人每人三百万,那就是一千二百万了,只为了那半卷铁书,难道他们知道铁书的秘密,一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怀疑起来,压了压心里的想法说道“出手倒是很大方阿,如果你可以把那卷铁书拿给我开开眼,或许这件事我就答应下来了。”拓本毕竟是拓本,作假太简单了,但是铁书就算作假我也有个对比,如果是真的,那看来我也只好趟这蹚浑水了,困惑了几代祖先的铁书也许那个人知道点什么。

      “呵呵,张二爷,您看您说的,山上搬柴山下烧火您这手艺可是有出处的阿,在咱这圈子里那也是数一数二的阿,行,两天,你就等我消息吧,两天后我在来拜访您。”说完李拐子拿起靠在沙发上的蛇头拐杖,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仙丹:指价值比较高或者很高的文物)

      “我可没那么多时间,两天如果没有消息,说不得你也只好另请高明了。”我不耐烦的摆摆手,送客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猜你喜欢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

  • 打算,&眼睛打

      我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没有一点起身迎接的打算,眼睛打量着眼前的一个身穿唐装的李拐子,这家伙可是劣迹斑斑阿。

    2021-07-29 11:02:21详情点赞(0)回复(0)
  • 你的事&是真的

      “这可是你的事了,只要你把铁书拿过来,我也不是要的你,我就想开开眼,如果东西对了,现在的拓本可不全是真阿,如果是真的那么这个斗我去了。”我淡淡的道。

    2021-07-27 05:15:39详情点赞(0)回复(0)
  • 中说道&陌生吧

      李拐子笑嘻嘻的,就好像没听到张宇中的话一样,自顾自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刚坐下来就从怀里掏里了一张拓本递给了张宇中,口中说道“张二爷,这东西我想你不陌生吧?”

    2021-07-28 07:10:22详情点赞(0)回复(0)
  • ,毕竟&上边也

      “张二爷,您这不是为难我这个拐子嘛,这事可不好难阿,毕竟东西不在我手里阿,上边也只给了我这张拓本阿。”李拐子脸色为难的道。

    2021-07-29 07:11:48详情点赞(0)回复(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