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青州知府 (第1/3页)

加入书签

萧风一行人马走出直隶,进入山东境内,精神也比之前略微紧张一些。

因为当时倭寇袭击的中国沿海部分,最接近京城的就是到山东为止。因此山东沿海,已经开始有倭寇活动的迹象了,只是比起江浙、福建等地,规模小很多。

早上车队动身的时候,萧风又一次钻进了公主的豪华大房车里。安青月撇撇嘴,偷偷地跟张无心咬耳朵。

“萧风每天早上都往公主的车里钻,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治病不是不用每天都喂药的吗?”

张无心力挺好兄弟:“不要这么说,萧兄不是好色之人,他一定是有更高尚的目的的。”

安青月瞪着张无心:“我发现自从萧风带你去过春燕楼后,你越来越向着他说话了!”

张无心表示自己问心无愧:“春燕楼的事儿,我早就忘了,而且我向着萧兄也不是那之后才发生的。”

常安公主正在大房车里伸懒腰,这马车大得像个房子一样,俞大猷曾建议过萧风,要不要低调一点。

“师父,既然你说贼子是要打公主的主意,我们是不是给公主换个小一点的车,以扰乱贼人视线?”

萧风拒绝了:“若是白莲教想刺杀公主,那当然是把公主藏得越隐秘越好。但萧芹是想要生擒公主,所以不必担心昆仑奴的大铁锤重演。

何况公主体弱,舟车劳顿,还是让她住得舒服点吧,没必要被白莲教吓成这样。”

见萧风进车来,常安公主挥挥手,让入画下车回避。入画不放心的看了萧风一眼,嘴里嘀咕着往外走。

“你嘀咕什么,担心萧大人吃了我不成?”

“回公主,我担心的不是公主殿下……”入画笑着跳下车跑了。

萧风笑了笑,坐在公主的软塌边上:“难怪她会误会,这事儿我连张无心都没告诉,除了你我,只有俞大猷知道。”

常安公主奇怪地问:“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俞大猷虽是你徒弟,但你对张无心的感情并不弱于他。何以厚此薄彼呢?你对张无心不够信任吗?”

萧风摇摇头:“我岂有不信任张无心之理?只是张无心在安青月面前是守不住秘密的,而安青月的保密能力我是存疑的。”

常安公主撇撇嘴:“说到底你还是看不起我们女人!觉得我们胸无城府呗。”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如果您觉得本站还好,为了避免转马丢失内容,请下载爱读免费小pp。下载地址:

萧风再次摇头:“这和男女无关,你看我不是告诉你了吗,这说明我觉得你是能守住秘密的,比安青月城府深多了。”

常安公主先是一喜,紧接着双眉倒竖,有气无力的怒视萧风。

“我有什么城府,从小在宫里长大,都没见过几个人,不过是个任人摆布的弱女子……”

说着就开始落泪了,萧风无语,指了指榻边桌子上的笔墨纸砚。

常安公主噘着嘴拿起笔来:“你天天都让我测字,可天天都没有结果,白白损耗你的阳气,要不咱们两天测一次吧,哪有那么多危险啊!”

萧风哄着她:“写吧,还问一样的问题。我既然拿你当诱饵,就得保证你的安全,多测测没有坏处。”

常安公主嫣然一笑:“我愿意做你的诱饵,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的人,能帮你,我很开心的。你不用觉得对不起我。”

萧风心里一热,但随即提醒自己:小心点,别着了道。什么道?茶道呗。

常安公主拿着笔不写字,咬着嘴唇道:“今天还没给药吃呢!”

萧风皱皱眉:“昨天不是刚吃过吗?不需要这么频繁的,每天九点一次就差不多了,多了我有点扛不住。”

常安公主无力的放下笔:“头晕,写不了字……”

一番激烈的挣扎撕扯,偌大的房车都微微有些颤抖,安青月皱着眉看着房车,然后目光转向张无心。

张无心有些心虚的解释:“这是马在打牛虻,你看那些马尾巴甩来甩去的,肯定会引起车厢的震动……”

片刻之后,常安公主平复了喘息,满意的**嘴唇,重新拿起毛笔,冲着神情有些萎靡的萧风调皮的一笑,写了个“藥”字。(药的繁体字)

“一样的问题,今天我的危险来自哪里?”

萧风整了整长袍,拿起纸来,仔细地看着,半天没出声。

常安公主得意的用手指点点萧风的胳膊:“你看,我就说吧,跟前几天都一样吧,什么都看不出来,说明今天我也没有危险。”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